第二零三七章 战武令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住手。”

    眼看着天刀就要落下,忽然一道声音从那远处响起,这一道声音,带着奇异的能量波动,直接震荡着众人的灵魂。

    在听到这两个字之后,很多修士都是下意识的堵上了耳朵,脸上呈现出痛苦之色。

    而那个即将动手的天境,身形更是一晃,手中的天刀更是险些脱手而出,他脸上满是惊悸,扭头向着远处望去。

    “好诡异的音波攻击。”

    岿巍的眼中,闪过一抹意外,抬头向着前方望去。

    旁边的依倩,也是抬头前望。

    同一时间,在那城墙之上,所有人都是向着前方望去,至于城外那些人,则是纷纷转身,回头观望。

    众人的视线,都望着同样一个方向,在那里,出现了两个人。

    一个是穿着月白长袍的老者,他鹤发童颜,手中握着一根拂尘,行走间有一种仙风道骨的感觉。

    在老者身旁,跟着一位中年人,他穿着一件血色长袍,神情冷厉,行走之间,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有种铁血的味道。

    人还未到,似乎有着一股浓浓的血腥气,通过空气提前飘散了过來。

    感受到这股气息,场中不少强者为之色变,仿佛在这浓浓的血腥气息当中,见到了尸山血海。

    “老头,二叔。”

    看着那视线当中的二人,青峰的脸上呈现出的并不是欣喜,而是愧疚,显然第一次出山,他就把事情给办砸了,现在还需要两人前來搭救。

    在这么多逆天者手中,想要救下自己,青峰知道二人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神情显得更为复杂,愈加愧疚。

    其实他的内心,真的不希望别人來救自己。

    能救这个世界的紫宸都死了,自己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

    不得不说,战武家族的人很耿直,而青峰又过于单纯耿直。

    前行的二人,吸引了足够多的目光,所过之处,人群很自然的让开了一条道路,或好奇或意外的注视着二人。

    看着这风格迥异的二人,岿巍脸上流露出自信的笑容。

    此刻那些本土势力的族长们,也是看着老头跟那位中年人,脑海中都在思索是否有这两个人的讯息,可惜沒有,这两人跟青峰一样,都是陌生的沒有丝毫线索的面孔。

    “我说年轻人,你成婚就成婚吧,非得搞什么血祭,你难道不嫌麻烦。”手拿拂尘的老者,率先开口,声音传遍天地。

    “老先生应该來自战武家族吧,至于这件事麻烦不麻烦,其实还是要看老先生的意思。”岿巍站在城墙之上,冲着下方的老者一抱拳,淡淡笑道。

    老头看着岿巍的表情,摇了摇头说道:“你这小娃娃,内心恨不得我这老东西立刻去死,表面上却表现的这么彬彬有礼,你说我该夸你虚伪,还是夸你不诚实。”

    “老先生高兴怎么夸就怎么夸,谁让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呢。”岿巍笑了笑,并不在意,这种不在意,是因为自信。

    在这个世界,他是第一,无人可以超越。

    “你这小娃娃,果真不诚实,你不是想要见我这个老家伙吗,我已经來了,赶紧放下小青峰。”老头说道。

    “老先生的确是來了,但是想要放下青峰,却是不行。”岿巍看着二人笑道。

    “为什么不行。”老头问道,而他身旁的中年人,身上的血煞气息更为浓郁。

    “因为青峰想要杀我,现在你们想要救他,就得付出一些代价,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拿出战武令就好了。”

    “你说你一个异族,想要战武大陆的性征,这要求如果都不高,那老头我倒想问问,什么要求才算高。”老头的眼中,有了一抹讥讽。

    岿巍显然并不想跟这老头继续打哑谜,他直接说道:“你拿出战武令,我直接放人,如果沒有战武令,我就血祭青峰。”

    “你这小娃娃很有信心啊,难不成真的以为自己无敌了。”老头抬头望着城墙上的岿巍说道。

    “对于这个世界,我的了解不比你少,那些圣者都很忙,无暇理会这种小场面,而在这个世界,又沒有半圣这种等级,作为天境巅峰的我,自然是有着一些信心的。”

    看着二人,岿巍淡淡笑道:“两位不來也罢,今天既然來了,如果不交出战武令,那你们两个也别想走了,一人也是血祭,三人同样是血祭。”

    那一直沒有开口的中年人,听到岿巍的话后冷哼一声,说道:“你倒是自信。”

    “算无遗策,当然自信,有绝对力量,同样自信。”

    就在岿巍的话音落下之后,四周便是出现了一道道的光影,每一位光影都是一位天境,他们出现在二人的四周,凌空而立。

    原先四周围观的那些存在,见到这一幕后,神色也是大变,纷纷向着后方退去,显然不想被卷进去。

    转眼间,原先人满为患的城门口,那些围观者便是全部散开,只剩下老者二人,以及那一位位拿着天兵的异族天境。

    二人被一群天境围着,脸上却沒有流露出丝毫惊惧的表情,那中年人看着岿巍,声音依旧冷厉:“如果今日你不放人,你会付出代价的。”

    岿巍脸上笑意不减,说道:“也许这些天境,杀不了你们,但这里还有诸多的逆天者,就算你们两个再强,也不可能是逆天者的对手。”

    目光从那些逆天者身上扫过,岿巍说道:“诸位,这件事干系重大,也不是我的个人恩怨,我想在这个时候,你们应该知道怎么做。”

    岿巍的话,使得一众逆天者的神色变了变,话说今日因为依倩跟岿巍的大婚,使得他们心中非常不爽,但心中再不爽,面对战武家族这个问題的时候,他们的态度必须要保持一致。

    微微犹豫之后,便是有着逆天者从那城墙之上跃下,停到了二人旁边,包围了二人。

    有了逆天者出手,先前那些普通天境,也是向着后方撤去。

    看着这些逆天者,中年人的嘴角微微一扬,脸色发生了变化。

    感受到四周那股凌厉杀机,老头的神情,也变得不太自然。

    话说在整个战武大陆,面对被逆天者包围还面不改色的,怕是只有一人,就是那个生死不明的紫宸。

    战武家族的人被围,属于战武大陆的那些势力,却是静静望着,全然沒有出手,也沒有解围的意思。

    “怎么办。”在一个相对偏远的位置,暗鹏看着黑龙。

    “这种情况,我们两个能干的了什么。”黑龙微微苦笑,就算有心也无力啊。

    包围的老者,视线从上方那些势力首领身上收回,低叹道:“看來,这人心,真的要散了。”

    “早就散了。”中年人冷道。

    老者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块黑色令牌,它像是一块黑宝石一样,散发着幽亮的光芒。

    老者手拿黑色令牌,把它高高的举了起來,在这令牌之上,龙飞凤舞的刻着‘战武’两个字。

    这就是战武令。

    可以号令战武大陆所有势力,所有群雄的战武令。

    随着战武令出现,一股淡淡的威压,也是从那战武令上释放而出。

    “那是战武令。”

    “沒错,是战武令。”

    “天哪,沒想到战武令竟然真的出世了。”

    “这战武令不是能够号令群雄吗,现在战武令出现,我们要不要下跪。”

    一片哗然之声,便是从四周响了起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死死的盯着老头手上那块黑令。

    这就是传说中的战武令,能够号令天下的战武令。

    但它终究只是一个象征,根本其他震慑的作用。

    那些势力的首领,见到战武令之后,神色微微一怔,之后便是恢复了平静,无动于衷。

    至于见令下跪这种桥段,更是不会发生。

    “现在相信了吧,这东西就是一块破烂。”

    看着那些愣神之后,重新变得平静起來的那些势力,中年人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讥讽。

    放下高举的令牌,老头感慨道:“这东西,果然废了,罢了,想要便是给你吧。”

    强压着激动的岿巍,冲着老头抱拳道:“那就多谢老先生了,诸位,动手全杀,夺令。”

    “呃……”

    岿巍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了,正常的桥段,不是交出战武令,就应该放了青峰吗。

    “战武大陆,留着战武家族,那就是一个麻烦,对于你们如此,对于我们同样如此,今日,我就所幸帮忙,先杀了这三人,之后再灭了那战武世家。”

    看着那些惊愕的势力首领,岿巍说道:“难道,你们还真的要追随战武家族,对我们出手。”

    一众势力首领沉默,这个问題可不好回答,要知道当中可是有着不少是与岿巍结盟的势力。

    “小娃娃,老头我倒是小瞧你了,沒想到你还有这样的气魄。”老头看向岿巍,脸上流露出不知道是赞赏还是愤怒的表情。

    “一般般吧,只是老先生这一次出來,怕是再也回不去了。”岿巍笑道:“你也别想从这里找到盟友,他们现在全部都是我的盟友,不对你出手,已经算是卖了老先生一个面子。”

    “那我的面子倒是不小。”老头冷笑。

    “三个全杀,动手。”岿巍的话语,变得冷厉。

    “我看谁敢动手。”

    就在此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忽然从远处传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