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一四章 央家强者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强者已经全部出击,两颗人头高挂城墙,再也无人理会。

    央家此举,只是为了牵制和尚。

    紫宸凌空而起,轻松的到达两颗人头旁边,抬手打出一片能量之光,很是轻松的收走了两颗人头。

    如此变化,显然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等央家其他人反应过來时,紫宸的身形已经落地。

    “你是什么人,敢來插手央家之事。”

    一道冷漠声音响起,一位界主从城中飞掠出來,这是刚刚喊话的界主,示意其他人送死的时候,他却是转身进入了城中。

    对于这种人,紫宸显然沒有进行自我介绍的意思,对方只是一个界主,紫宸也不可能拉着他,然后二人坐在一起,仔细的说说紫宸跟这两颗人头之间的关系。

    回应这位界主的,是紫宸的一拳。

    闪耀着雷霆之光的拳头,毫无征兆的落在了界主身上。

    界主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他简直无法想象,在这央天域,除了那不知死活的和尚,竟然还有人敢对央家人动手。

    “轰。”

    拳光落在界主身上炸开,他的身体就跟拳光能量一样四散。

    一拳打爆。

    随之准备上前的央家界主,全都惊呆了。

    “你是什么人,可知这是什么地方,竟然敢來这里撒野。”

    “敢在央天城撒野,不想活了。”

    “我看此人一定跟和尚是同党,一定不能放过。”

    央天城央家在央天域的地位非常特殊,在这种一家独大的情况下,身为央家的修士,自然有着一种优越感,而且这些人还不是一般的客卿,而是纯粹的央家人。

    如此一來,他们就较其他的客卿,少了一份安全意识,总觉得央家独大,沒有人敢出手,像和尚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实在是数万年都出不了一位。

    “杀。”

    目光从这些人身上掠过,紫宸冷漠说道。

    一道道青光从不远处东青的识海当中冲出,化为一柄柄青色长剑,刺入了这些人的识海,直灭灵魂。

    小圆满的控兽师,灭杀这些界主,实在是太过容易。

    紧接着,紫宸大手一挥,地上的尸体尽皆消失,这些尸体,将会成为皇者们的食物。

    城门口,诸多域境探出头來,震惊的望着那两道身影。

    先前那个和尚,就一下斩杀一群界主,沒想到这两人,也拥有这般强大的手段。

    “轰。”

    恐怖的气息,忽然从城中涌动,只听一声愤怒的怒喝响彻天地:“敢在央天城撒野,找死。”

    一位大圆满掠出城外,向着紫宸离去的方向追击而去。

    紧接着,一些小圆满也是出动。

    但等小圆满追到数百里外时,却是已经失去了大圆满的踪迹,仿佛大圆满凭空消失了。

    因为出手太快,这位大圆满还沒來得及拿出皇兵就被斩杀,这也让紫宸间接的损失了一件皇兵。

    不过追逐和尚的大圆满有不少,皇兵当然也不会少。

    第一个出现的和尚,只不过是分身而已,第二个才是真身。

    紫宸顺着和尚留下的气息前进,将为和尚解围。

    前行途中,紫宸时而能够看到一两具尸体,都是小圆满的,尸体的伤口上,还涌动着佛力,显然都是和尚所杀。

    紫宸负责把这些尸体给收走。

    ……

    ……

    “噗。”

    一刀斩下,佛光闪耀,一位小圆满被腰斩,和尚冲着四周狰狞一笑,神情凶神恶煞。

    在其身旁,一位拿着降魔杵的和尚,宝相庄严,一脸慈悲,一位位大圆满的攻击,被格挡了回去。

    两位和尚,一善一恶,全部显现。

    四周,是一众大圆满与小圆满,至于远处,则是站着一位中年人,他是空界,正在冷漠观战。

    对于央家这样的大势力來说,普通的界主或许并不算什么,也许连小圆满都不算什么,但大圆满绝对是有分量的存在,空界几乎是巅峰战力。

    每一位大圆满的死去,对于央家來说,都是一笔不小的损失。

    “噗。”

    又一位小圆满被斩杀,鲜血溅了和尚一脸,本就狰狞可怖的他,此刻的神情愈发狰狞。

    和尚在杀敌,但是这个速度,远远比不上央家强者赶來的速度,很快又有诸多小圆满以及大圆满闻讯赶來。

    “善恶和尚,束手就擒吧。”

    一道冷漠声音响起,那位空界冷冷说道。

    看着地上的尸体,他的心都在滴血,虽说央家家大业大,但每一位小圆满的死去,对于央家來说,同样也是损失。

    当初决定这一切的高层,绝对沒有想到,斩杀一个小圆满的和尚,竟然会有这么大损失。

    ……

    ……

    央天城,央天家族。

    一位域境九重的青年跪在大厅,脸上面无表情,身躯随着大厅当中时而响起的啪啪声而颤抖。

    啪啪声來自上方的黑色魂牌,每一个魂排都代表一位界主,其中浅黑是初入界主,颜色深一些的是小圆满,深黑是大圆满,紫黑是空界,总共加起來魂牌的数量过百。

    此刻,碎裂的魂牌,已经超过了三十,就在刚刚,又连续破碎了八块普通魂牌。

    先前死去的存在,几乎都是普通界主,可随后死去的,几乎都是小圆满。

    “啪。”

    碎裂声又起,一块浅黑的魂牌碎裂。

    “啪。”“啪。”

    又是两块代表小圆满身份的魂牌碎裂。

    “八位,洛儿,小圆满已经折损了八位。”

    在魂牌前方,站着一位身穿紫袍的中年人,他看着碎裂的魂牌说道:“为了你的一己之私,界主损失了二十八位,小圆满折损了八位,这还不算那些为了悬赏而來的界主。”

    青年脸上浮现出怨毒与不甘,说道:“还望父亲为我做主,那和尚必须要死。”

    “为父告诫过你很多次,在做事之前,一定要深思,那兄弟二人的确不算什么,可你身为域境,难道也不清楚那善恶和尚是什么人,他可是唯一一个从龙船上回來的人,也是绝域战场上,那王榜之上的第一人,这样的人突破到界主,你难道不知道有多危险。”中年人摇了摇头,眼中满是失望。

    “孩儿自然知道,只是沒想到那和尚那么不识抬举,宁愿得罪央家,也要多管闲事。”青年有些不服气。

    “央洛。”

    中年人漠然转身,冷声道:“怎么到了现在,你还不明白这个道理,我们虽然姓央,是央家之人,但并不代表整个央家,那和尚有多大的胆子,敢挑衅整个央家,他挑衅的是我们这一脉,你懂不懂,你难道不知道,有多少老家伙,在等着我们这一脉犯错误。”

    央家传承悠久,以至于家族中有许多的分支,就算是一个家庭当中兄弟二人都会有矛盾,更何况还是这么一个牵扯到巨大利益的庞大家族。

    央洛终于感知出事情的严重性,眼中第一次流露出惊恐与后怕。

    族中强者损失众多,他们这一脉的根基就会动摇,至于其他分支,不仅不会支援,怕是还会落井下石。

    央洛在这央天城之所以无法无天,全是仗着家族,然而他第一次深切感知到,他是央家人,但并能不代表整个央家。

    “希望这一次他们能够杀了善恶和尚,要不然为父这个家主的位子……”

    “一定可以的,一定可以的,那么多大圆满出手,还有一位空界坐镇,那和尚必死无疑。”惊恐的央洛,仿佛找到了信心的來源。

    但下一刻,他们便是听到一声啪的声响,却是一个代表大圆满的魂牌碎裂了,紧接着一个又一个大圆满魂牌碎裂。

    中年人脸色猛然一变,央洛的脸上已经惨无血色。

    ……

    ……

    央家此次外出设计和尚的强者,近乎全部召集回來,堵住了和尚。

    战斗到了这里已经停止,和尚被围在中间,四周是虎视眈眈的大小圆满以及随时可能发动攻击的空界。

    至于那些普通界主,则是站在远处,防止重伤的和尚逃跑。

    看场面,和尚必死无疑。

    “善恶和尚,束手就擒吧。”

    空界开口,声音冰冷,在这种情况下,沒有人认为和尚还能活着。

    哪怕对方有着不俗的战技,但还能越级一打十几位大圆满。

    就算可以,还能越境灭掉空界不成。

    和尚持刀而立,分身消散,他脸上的凶恶渐渐收敛,表情变得平静下來,即便面对必死局面,他也显得不慌不忙。

    但真的是这样吗。

    当然不是,面对死亡,谁都不可能淡定,此刻的和尚,只不过想要在某人到來之前,表现的不那么狼狈。

    其实他的心里,早就诅咒了某人很多遍,为什么不來,为什么速度这么慢,难道真的等我重伤快要死的时候才來。

    他先前一出现,便是从那一道道的能量气息当中,感受到了某人的气息,双方根本不需要交流,便是明白该怎么做。

    “束手就擒,你们在做梦吗,只要我和尚活着,我就会杀光你们,同时把你们所做的那些令人发指的事情公布于众。”和尚冷声说道。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一众大圆满准备联手出击,就在此时,身后传來一声震颤。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