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四四章 对弈落子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缺门牙老头急于让紫宸带着周娅离去,这跟董青脱不了干系。

    老头一定察觉到了什么,或者说预感到了某种危险。

    至于异族一事,老头肯定不知情,或者说了解的不是很多。

    异族禁制、董青、周家、老头、周娅,这几件事情紫宸总觉得会有联系,但仅凭这一点点蛛丝马迹,紫宸哪怕再聪慧也无法看到全局。

    现在走是不可能的,那处异族禁制事关重大,搞不好当中有闭关疗伤的异族,或是异族留下的东西,紫宸是一定要进去探查一番的。

    不知是否因为紫宸出现的缘故,那处禁制自行解封的速度快了很多。

    平台上阵法全部显现,逸散的力量宛如重鼓在敲击,就算是待在小酒馆的紫宸,都能清晰的感知到來自异族禁制的波动。

    紫宸知道,异族禁制被发现,只是时间问題。

    董青正在山脉的另外一处探查,即便是他也不清楚自家大人到底在找什么,又要干什么。

    除了他,在这方圆将近百万里之内,最少还有十五波势力在漫无目的的寻找着一种号称奇特波动的地方。

    两日之后,终于有手下來报,说是发现了一处散发着奇特能量波动的地方。

    “在哪里,可曾进去探查过。”董青沉声问道。

    “在一个潭底,已经进去数波人,但沒有一个活着出來,地底有水怪,实力很强。”

    “走,去看看。”

    董青來到了水潭之外,此刻这里已经汇聚了数千修士,期间不断有着修士向着潭底掠去,但只见修士下去,却不见修士上來。

    董青到來,众人为之散开。

    來到潭边,董青并沒有立刻进去,而是站在那里耐心等待。

    潭面无丝毫动静,也沒有打斗应有的能量波动,但进去的那些人,却沒有出來一个。

    等了足足半个时辰,又下去将近百位修士都不见出來后,董青则是闪身进入。

    一刻钟之后,董青归來,周身上下满是一些齿痕,鲜血不断顺着齿痕流出。

    四周一众修士见到如此一幕,一个个也是惊呆了。

    连二重域境的霸主都受伤了,先前那些人肯定是回不來了。

    “派些人守在这里,我去去就回。”

    满身是伤的董青,也顾不得处理这些伤势,便是闪身向着远处飞掠而去。

    董青离去,留下一些面面相觑的众人,不知该怎么办。

    四周还在寻找的修士有很多,他们闻讯赶來,然后又匆匆离去。

    不出一日,有一个散发着能量波动的水潭问世的消息,便是传了出去。

    仅仅用了三日,这片地域就有了大量的外來修士汇聚,而老头所开的酒馆,最近生意更是好的不得了。

    酒桌上众人每天谈论的事情,都是那个水潭如何如何了。

    “你是不知道,那水潭看起來很小,但是里面却深不见底,潜伏着很多水怪,凡是域境以下,踏入其中有死无生。”

    “有那么可怕。”

    “当然可怕,就在昨日,一位一重域境进入其中,都死在了里面。”

    酒桌上豪客畅所欲言,而紫宸也能听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经过先前疯狂的送死行为后,域境以下的修士终于打消了心中的好奇心,成为了真正的看客,而那些來自不同地方的域境,则开始入潭探险。

    到目前为止,紫宸得知两位一重域境死去,数位二重域境重伤的消息。

    他对那个水潭有了解,虽说当中的怪鱼跟水蟒数量很多,但数位域境一起下去,便是只能带來麻烦,不可能杀死域境。

    可现在,一重域境死了两个,二重域境受伤好几个,这让紫宸感觉很奇怪。

    不过他也不急于去那里查看,因为那片禁制还未真正开启,这当然不是紫宸感知到的,而是哑女。

    自从紫宸感知到波动后,哑女便是找上紫宸,告知她感知到了一股奇特的波动,这股波动就像心跳一样。

    还告知紫宸那个东西现在正被困住,现在试图破困。

    看到哑女的比划后,紫宸也是大大的吃了一惊,然后仔细询问哑女,让她告知感知到的一切。

    之后哑女告知,在那心跳波动出现的时候,她时常能够听到一声声呼喊,似乎有人在喊她,说是有东西送给她。

    紫宸当时神色剧变,原先猜不透的事情,却在哑女告知心中感知之后,瞬间明了一切。

    周家从小不让哑女修炼,事出当然有因,而这个异族禁制,怕就是真正原因。

    或许哑女的出生,就是一个算计的结果。

    当老头得知哑女要被献祭之后,大怒反出了周家,似乎又使用了什么瞒天过海的大手笔,把哑女给带了出來。

    但因为实力大降,又带着一个凡人,他无法走远,所以就在这里隐匿了下來。

    而恰恰那么巧,那个让哑女献祭的地方,偏偏出现在了这里。

    至于哑女所说的呼唤,紫宸深信不疑。

    至于那所谓的献祭,紫宸则是不信。

    他猜测,一定有人想要用大神通,窃取哑女的机缘成就自己。

    而这个人,一定是董青的上司,或者是上司的上司。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情况,接下來这些人肯定要出动。

    这一次寻找禁制,紫宸单单见到了一片地域的人,但他猜测在其他地域,肯定还有其他人。

    这规模可谓是巨大。

    而一旦找到,消息必然会走漏,这一点相信周家人一定早有预料。

    但他们依旧这般行事,由此可见这是一个多么庞大的势力。

    这个势力,比之虎平城可要大了太多太多倍,因为接下來全部出场的都会是域境。

    而在这片地域,能够拥有如此强大势力的,无疑就是那顺天府的人了。

    顺天府,那个只有域境才有资格踏入的地方,那里面一个势力究竟有多大,紫宸单单一想,就感觉到头皮发麻。

    搞不好,这番算计最后的人,就是一位界主级别的存在。

    忽然,紫宸额头浮现冷汗,因为他有了一个更为大胆的猜测,此人该不会是顺天府的府主吧。

    要说在顺天府,谁的权力跟势力最大,那无疑是顺天府府主。

    如果这个可能真的成立,那跟这样的庞然大物对立,紫宸可就要小心再小心,千万不能被发现,要不然就是有一百条命,都不够死的。

    紫宸不知,就在他这个念头刚起之后,远在亿万里之外,那号称拥有顺天府巅峰权力的府主,立刻心生感应。

    他神情一怔,如神游而去,但刚刚的感应已经消失无宗,他的眼中有了疑惑。

    在顺天府,顺天府主的每一句话,都能引起顺天府的震动,每一个表情都有深层的意思。

    现在府主脸露疑惑,这表明连府主都有疑惑的事情,这在顺天府几乎堪称大事。

    在府主的前方,摆着一盘棋,此刻棋面黑白二子如两条蛟龙盘踞,不断交锋,但却势均力敌。

    在棋盘的另一边,坐着一个穿白袍的儒雅中年人。

    能跟府主对弈,显然中年人在域府界身份也不低,他手中持着一黑子,久久不落,似乎在沉吟。

    他并未抬头,却察觉到了府主眼中的疑惑之色,轻笑道:“府主心有疑惑。”

    顺天府主是一个威严的中年人,面容刚毅,不怒自威,看起來更像是一个肃杀的将军,他点点头,说道:“我有两点不明,还望天兄解惑。”

    “哦,两点。”白袍中年人抬头,眼中闪过一抹讶然,他手中黑子,依旧沒有落下。

    “这一盘棋,你我整整下了两年,棋面早已成了僵局,而你这一子,却迟迟不落,算起來应该有一年了吧。”

    白袍中年人笑道:“准确说,是一年三月又二十三天。”

    府主大笑道:“天兄好记性,那还望天兄告知,这一子何时落下。”

    白袍中年人不答反问:“不知府主第二个疑惑是什么。”

    “刚刚我感知到一股气机落在了我的身上,这股气机很弱小,但我有意探寻,却什么都探查不到,但此刻,这股弱小气机竟然跟我紧密相连,难不成是有人在算计我。”府主问道。

    “哈哈……”这一次白袍中年人大笑起來,他指着面前的棋面,说道:“你我两年前用整个顺天府的格局对弈,你执白子先行,我执黑子,一年三月又二十三天前,两方看似势均力敌,但黑子却输了一筹,你问我为何迟迟不落子,我说在等变数,而这一等,就是一年三月又二十三天。”

    府主看着意气风发的白袍中年人,脸上微微有了错愕之色,他问道:“难道变数出现了。”

    要知道,二人看似在下棋,实则是以整个顺天府來对弈,牵一发而动全身,牵扯到整个顺天府。

    “变数其实在一年前就出现,但一直未显,一直未定,最近这些时日,变数变得清晰起來,就在今日,变数已定,彻底浮出水面。”

    话落,白袍中年人落子。

    黑子落进顺天府这个大棋盘当中,瞬间显化成一匹小小的黑马,黑马就是变数,但能否变为龙马改变格局,还要看黑马接下來的走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