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七章 龙皮制成的地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驯兽师是战武大陆独有的产物,其主要针对的就是无法幻化成人身的战兽。

    从虚空黑洞里冲出三只战兽,都是灵级中期。

    三只战兽体型庞大,但对上这只异种刺猿根本不占优势。

    “噗。”

    一根锋利的倒刺贯穿了一只战兽的脑袋,战兽呜呼一声死去。

    “噗。”“噗。”

    紧接着,刺猿大发神威,再度杀了另外两只战兽。

    三只战兽转眼间便是死去,刺猿杀的干净利落,自身沒有任何伤势,足以看出异种战兽的强大,紫宸见状想要上前帮忙,但却被上官虹拦住了,其他几人也沒有异动。

    对于驯兽师來说,他们驯养的战兽有很多,像眼前这种只放出三只的情况,只能说明驯兽师控制战兽的数量已经到了一个极限,想要再次驯化,则是需要死上几个。

    果然,刚刚死去三只战兽,很快便是有六只战兽冲出,而且境界都是实境中期,都是普通的战兽。

    刺猿正杀的起兴,看到六只战兽再度出现,它怒吼一声便是冲了上去。

    一行人站在远处,静静看着一群战兽在战斗。

    黑袍人忽然一步踏前,周身涌动出一股神秘的力量,这股力量像是波纹一般,向着刺猿而去。

    这股力量笼罩了刺猿,它的神情立刻发生了变化,变得很不安,很是慌乱,像是承受了某种巨大压力,速度跟战力也是大降。

    一众战兽一拥而上,很快刺猿便是被撕咬的奄奄一息。

    刺猿倒在地上,一众战兽分开,黑袍人走到刺猿面前单膝蹲下,他单手抚摸着刺猿的额头,一道道宛如水流的光芒顺着他的指间进入刺猿的身体。

    刺猿的伤势在肉眼可见之下恢复,它那狰狞的表情也渐渐变得温和起來,望着黑袍人敌意大减。

    等它伤势好了六成之时,黑袍人收手,刺猿看向黑袍人的眼神,已经变得恭敬又虔诚。

    “这就是驯兽师的手段。”看着黑袍人的手段,紫宸忽然想起了当初龙虎传给自己的魂种之术。

    两者虽然有些区别,但却相差不大。

    黑袍人看似在给刺猿疗伤,但其实已经有一丝魂力注入到了刺猿的脑海,强行认了主。

    “这是最强硬的手段,也是最快的,其实驯兽师还有很多温和的手段,但放在这里很显然并不适用。”旁边,上官虹小声为紫宸解释。

    刺猿虽然认主,但身上依旧有伤,它进入虚空通道开始恢复伤势。

    至于地面上的三具尸体,黑袍人则是亲自上前,开始亲自处理。

    这种处理方式相对很简单,就是收走一些有用的东西。

    他拿着短刀的手从黑袍下露了出來,很是白皙,几乎看不到任何血色,惨白。

    他的这种手段,使得紫宸的眉头微微一挑,面上有些不喜。

    毕竟,这些战兽是为了他而战斗,而且还培养了这么长时间,现在虽然死了,但也算是自己人。

    可现在,对方竟然在解剖这些战兽的尸体。

    不过看其他人的表情,却是显得理所当然,脸上并无异常。

    “这不残忍吗。”紫宸给上官虹传讯。

    “残忍。”上官虹很疑惑。

    “战兽为了他而死,他却在解剖,这不残忍吗。”紫宸再次传讯。

    这一次上官虹沒有回讯,而是扭头看向紫宸,仔仔细细,认认真真,表情慢慢变得很古怪。

    随后,她脸上有了笑容。

    紫宸疑惑的看着她,似乎在问我脸上有花吗。

    “紫宸,你真的很可爱。”上官虹回讯,但是内容却让紫宸看不懂。

    “可爱。”

    “是啊,你太可爱了,我发现……我有些喜欢你了。”上官虹再度传讯。

    也许只有在传讯时,她才会这么放肆,这么直白。

    “哪里可爱。”紫宸忽略了后面的语句。

    “以前死在你手上的人有多少我不清楚,但你我认识以來,单单是你杀的实境都有数百人,杀死的灵级战兽数量也是过了二十,像你这种人,绝对是杀人如麻,嗜杀成性,可你现在竟然说别人残忍。”

    “要知道,跟你比起來,人家可是仅仅解剖了三只战兽而已,连你的百分之一怕是都沒有。”

    紫宸想了想,认真传讯:“这不一样,我虽然杀人,杀战兽,但我从不对自己人出手,就像黑鹰,它既然跟着我,那就是我的朋友,就是自己人,如果它死了,我不仅不会解剖它,还会为它报仇。”

    “有时狠毒的要命,有时又心软的要命,嘻嘻,所以说你狠可爱,我很喜欢你,要不,你答应我。”上官虹传讯。

    紫宸决定沉默,不予回应。

    此刻的他开始反省,因为六人当中,就他一个人有这种想法,听起來很是另类,也很是奇怪。

    自己杀的人很多,甚至于比他们几个人加起來还要多,但现在自己却在说别人残忍。

    为什么。

    紫宸在反问,在反省。

    在一遍遍的反问,在一次次的反省当中,紫宸终于得出结论。

    因为自己的内心。

    因为自己的行事准则。

    如果这样的事情放在自己身上,自己绝对不会这么干,哪怕因此会被人嘲笑为软弱。

    哪怕连上官虹也认同这种说法,紫宸依旧觉得这种做法不对,他不会去指责别人,但会告诫自己。

    这是他一路走來,一直坚持的本心,无关对错。

    三只战兽解剖完毕,众人再度上路。

    而接下來,一旦有战兽出现,黑袍人就会解决。

    幻隆这一路都在观看地图,有时皱眉沉思,有时闭眼思考,看起來很是忙碌。

    再次行进五日之后,幻隆接过了指挥权,开始指挥众人前进。

    接下來的路程,众人遇见战兽的频率自然高了起來。

    异种战兽的数量居多,其实力也是从灵级中期到后期。

    除了紫宸外,其他人陆续出手。

    不让紫宸出手,并非有意排挤,而是紫宸下手沒有轻重之分,只有生死。

    很显然,我们这位驯兽师需要这些战兽,需要活物。

    这一次前行十几日,大大小小的战斗发生了十多起,到了最后,紫宸不得不出面杀戮。

    不得不说,那种一刀一个的杀戮方式,在近距离之下,的确是带给人很大的震撼与忌惮。

    这几日,因为遇到的战兽太多,所以紫宸放出了黑鹰來警戒。

    一片密林中,众人席地而坐。

    “诸位,按照地图上的指引,我们快要穿过横断山脉了,接下來怕是危险会更大,大家要小心一些。”幻隆合上地图后说道。

    众人点点头,蛮石因为消耗很大靠着树干在休息。

    刚刚经过了一战,大家都有消耗,紫宸身上更是沾上了不少血迹,他看了一眼幻隆,说道:“那地图能不能给我看看。”

    “沒问題。”幻隆把地图交给了紫宸。

    地图看起來很是古朴老旧,材质很独特,像是存在了很长的岁月,在地图入手的一瞬间,紫宸从上面感受到了一股威严。

    紫宸扫了一眼地图,脸上并沒有什么过多的变化,他打量着地图,问道:“这是什么材质,好奇特。”

    说着,紫宸便是把地图丢给了幻隆。

    沒有人知道,紫宸此刻的心脏,正在剧烈的跳动,他只能用说话來掩盖此刻的心情。

    紫宸早已做到喜怒不形于色,刻意掩饰下幻隆根本察觉不到,他赞赏的看了紫宸一眼,说道:“好眼力,仅仅一眼便是看出这材质不凡。”

    “这是什么材质。”其他人听闻也很好奇。

    幻隆把地图交给几人,让他们轮流观看,而他则是看着紫宸,解释道:“这地图來历非凡,是根据我祖上留下的一些记载又花费很大代价才寻到的,如果记载的上面沒有错,那这地图的材质就是龙皮。”

    “什么,龙皮。”众人听闻一惊。

    龙不管放在哪个世界,都是极为强大的生物。

    “不错,褪掉龙鳞的龙皮,把地图绘制在上面,永远不会消失,而这上面那股威严,就是龙威。”

    龙皮上记载的地图,这样一來可信度也是大大增加,但紫宸对幻隆的疑心也是更重。

    因为在看到地图的一瞬间,他竟然发现了熟悉的东西。

    这地图他很熟悉,虽然是第一次见,但上面超过六成的记载紫宸都感觉到了熟悉。

    这个地图跟当初玉片合并后的化为的外围地图,相似度高达六成。

    只不过,是最后穿入的地点有所不同。

    而紫宸猜测,前者的危险度更低,后者的更大,但后者所前进的路线,却是更加直接,几乎是一条直线式的深入方式。

    紫宸并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但在第一次看到幻隆时感觉到他很奇怪,再加上此刻高达六成的相似地图,他自然会幻隆充满警惕。

    当然,也许这只是一种巧合。

    数日之后,众人踏入了一个阵法当中,这是根据地图记载进入的。

    而一旦穿过这里,就算是过了横断山脉的深处。

    这个阵法当中充斥着一股极为暴虐的气息,感知到这股气息后,所有人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冷颤。

    在众人前方,有一座大山,此刻大山裂开了一道口子,暴虐气息來自山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