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零六章 畜生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陈翔清醒了过來,但根本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看到大家把目光放在侮慢身上,他显得很茫然。

    “侮慢,陈翔都承认了,你还有什么好说的。”杰西也是质问着。

    “沒想到你侮慢是这样的人,为了对付我,竟然算计一个新人。”奥德也很是冷漠。

    不等侮慢回答,陈翔便是尖叫道:“不,不,我什么都沒说,我什么都沒说。”

    “闭嘴。”侮慢狠狠的瞪了一眼陈翔,然后把目光重新落在紫宸身上,讥笑道:“我侮慢活了万古岁月,自认为看人很有一套,沒想到在你面前走眼了,我承认,我的确小看了你。”

    紫宸笑笑不言。

    “你的手段很高明,在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在我们几个面前,竟然还能重新栽赃嫁祸,不得不说,我很佩服你。”

    紫宸脸色变了,这话什么意思,难道对方还不承认。

    侮慢接着说道:“只是区区一些规则果实而已,就算不是你拿的又能怎么样。”

    “本來就不是我拿的。”紫宸道。

    侮慢摆手道:“是不是并不重要,而我今日在这里也不是说规则果实的事情,而是在说奸细的事情,相比区区一些规则果实,沃蟒一脉的生死存亡才是真正的大事。”

    “什么意思。”紫宸一脸的不解。

    侮慢笑了笑,说道:“你不明白,我想应该有人明白,是吧奥德。”

    “你什么意思。”奥德盯着侮慢,很是不解。

    “勾结外族人,算不算奸细。”侮慢盯着奥德,后者神色一变,紫宸的心中也是一动。

    “这到底怎么回事。”杰西问道。

    至于先前规则果实的事情,则是彻底被无视。

    的确,相比部族的生死存亡,区区几颗规则果实,根本算不得什么。

    侮慢漠然的扫了一眼奥德,然后拿出一颗水晶球,随着一丝力量注入,水晶球上释放光芒,紧接着上面出现了两道身影。

    看到上面的两道身影,大殿上方沃蟒的神色变得极为阴沉,而杰西则是低呼一声,“老四,是老四,奥德,你见着老四了。”

    “不错,这就是当初部族的叛徒,代亚,奥德可不止见过他一次,而且是很多次,每次二人都会聊上很久,这里面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侮慢冷冷道。

    看到这个水晶球,紫宸则是有些傻眼,他记得每次都成功杀了那位用水晶球的人,而且还销毁了水晶球,可这又是怎么一回事。

    大殿上方,沃蟒终于开口,声音很冷,很是阴森:“奥德,你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奥德抬头看向大殿之上的沃蟒,说道:“族长,我跟代亚只是叙旧聊天,并沒有其他。”

    “叙旧聊天,你觉得我会相信。”沃蟒冷道。

    “族长为何不信。”奥德问道。

    旁边,杰西说道:“大哥,老四來了,他们二人跟他聊聊天不也很正常。”

    “不正常,一点也不正常,因为每次他们聊天,就会有一位监视的地元被杀,试问,如果他们真的只是聊天,为什么要杀监视的地元。”侮慢冷声问道。

    奥德不解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要装蒜,你分明跟代亚勾结,想要对部族不利,所以才击杀了那些监视者。”

    “放屁,要见代亚就是对部族不利,这是什么逻辑,我如果知道代亚在哪里,我还会去找他的。”杰西一听就怒了。

    大殿上方,沃蟒冰冷道:“奥德,你告诉我,你是不是跟代亚勾结了,代亚是不是跟查斯在一起,你们是不是准备里应外合,对部族下手。”

    奥德看着大殿上方的沃蟒,一下子感觉对方忽然变得陌生起來,这还是自己那个肝胆相照的大哥吗,他的神情变得极为悲痛,说道:“大哥,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讲,我们兄弟这么多年,难道你不信我,你认为我会跟四哥一起算计你。”

    沃蟒冷道:“我信,我当然相信,正因为我相信你们,视你们为知己,为兄弟,所以,我才遭到了查斯的算计,险些被他杀死,而代亚,更是帮助查斯逃脱,跟他一起逃离,他们能这么轻松离开,是不是跟你们有关系,,告诉我,你是不是背叛了我,。”

    面对一声声的质问,奥德的心也是逐渐变冷,他认识沃蟒已经有很多年,他曾经跟着沃蟒出生入死,但是今日,却换來了沃蟒的质问。

    奥德很失望,声音变得冷漠疏远起來,他问道:“族长既然问我,显然是不信我,那好,我也有一个问題想要问族长,颖儿的死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查斯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刺杀你,你是不是做了对不起查斯的事情。”

    “什么。”杰西一听,脸色瞬间发现变化,原先的猜测,果然成了现实。

    他看向沃蟒的表情,也逐渐变得陌生起來。

    沃蟒狞笑道:“这件事一定是代亚告诉你的吧,他肯定告诉你,我欺负了颖儿,害死了她,所以查斯才要杀我吧。”

    “查斯,你果然够狠,沒想到这一招都能用上,不过这也算是事实。”沃蟒忽然狞笑起來。

    “什么。”二人瞬间呆在那里。

    就是紫宸也是一怔,显然猜出里面一些猫腻,当即,他便是对沃蟒厌恶到了极点。

    这厮,竟然连兄弟的女人都不放过。

    “你……你竟然真的对颖儿下手,你……你还是人吗。”杰西质问道,他气的浑身颤抖。

    沃蟒大笑起來:“我们的确在一起了,如果我不是人,那查斯更不是人,哈哈,哈哈哈,因为这件事,他是最清楚不过的。”

    此刻的沃蟒变得很是疯狂,表情也显得狰狞可怕。

    奥德气急,指着大殿上的沃蟒怒骂道:“你平时祸害别人也就罢了,沒想到连颖儿都不放过,畜生,你果然是一个畜生。”

    杰西虽然生气,但还有理智,他拉了奥德一下,斥道:“奥德,你在说什么。”

    “我沒说错,他本來就是一个畜生,他本体是一条蟒,生性残暴好淫,心计还重,平时我们兄弟吃点亏也就罢了,但我沒想到,他连兄弟的妻子都不放过,他不是畜生是什么,我真后悔,我后悔沒有听代亚的话,如果我早知道你是这样的畜生,当初我也会走的。”奥德大声嘶吼着,却是情绪极度失控。

    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实在是太大。

    “你当初沒走,一直选择隐忍,不就是为了现在吗。”沃蟒的声音变得无比阴森,眼中有了森然杀意。

    “大哥,奥德沒别的意思,只是情绪太过激动,你也知道,他跟颖儿來自一个地方。”杰西立刻求情。

    “杰西,你不用为我说话,他杀了颖儿,是他害死了颖儿,我要为颖儿报仇,怎么,看你瞪那么大眼睛,是要杀我,哈哈,那來动手吧。”奥德放声大笑起來。

    “这么说,你承认背叛我了。”沃蟒的声音忽然变得平静起來,但大殿当中的温度,却是猝然下降了很多。

    “我不仅背叛你,我还要杀你。”奥德眼睛通红,完全失控。

    “大哥,你被听他瞎说,他……”杰西立刻道。

    “背叛我的人,都要死。”

    沃蟒怒喝一声,阴寒的大殿当中,忽然卷起一股实质化的空间力量,这股力量从沃蟒身上出现,直接向着奥德打去。

    “噗。”

    境界的差距,使得奥德连反应的机会都沒有,整个人就被击飞出去,大口咳血。

    “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杰西不满的看着沃蟒。

    “你不用装蒜了,你应该早就猜到了吧,可你一直都甘心留在我身边,应该是在等机会重创我吧,所以,你也去死。”

    话落,强大力量再次荡漾,杰西也被打飞。

    转瞬间,杰西跟奥德两人重伤,侮慢得意的笑着,大殿上方,沃蟒身上散发着极为森然的杀意。

    “我早已等你们多时了,这些年,你们暗中培养衷心属下,还不是为了日后对付我,但可惜,被我早早察觉,你们已经沒有机会了,而你们的人,早已归顺了我。”沃蟒得意的大笑着。

    “畜生,你就是一个畜生。”

    “枉我们还叫你大哥,跟你出生入死,真是瞎了眼。”

    奥德跟杰西倒在一起,二人嘴角鲜血不断溢出,脸上却是充满失望与怨毒。

    紫宸身形一闪,快步到了二人面前,然后输送体内精纯力量,为二人压制伤势。

    刚刚一击,虽然不是沃蟒的全力一击,但境界上的差距,使得二人遭受重创,伤势很重。

    “紫宸,不用管我们,你快走。”

    “走,离开这里。”

    杰西跟奥德同时开口。

    “走,今天你们谁也都不了,凡是背叛我的人,都要死。”大殿上方,沃蟒周身释放强大气息。

    “连兄弟都下得去手,你果然是畜生。”紫宸冷漠开口,眼中崩现森然杀意。

    “不错,他的本体就是大蟒,自然是畜生。”忽然,从大殿外传來一道漠然声音,紧接着脚步声响起,一人从殿外走了进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