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三一章 鸡与蛋的故事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牵扯到世界规则,有些东西总是让人敬畏的,即便邢刀李也是如此,鼎灵同样如此。

    二人看似在商讨鸡与蛋的先后出现问題,实则里面有世界规则的影子。

    讲了许久,邢刀李依然不明白,眼前依旧是雾霾笼罩,而且这个问題困了他万年,当世被同样问題困扰的天元境也会有不少。

    不可能因为鼎灵几句话,就改变他对这个世界的看法,同样也不可能因为几句话,就让他茅塞顿开,再破境界。

    而且,鼎灵本身对于规则所知就不多,他所说的只是无数年來的自身感悟,或者是见闻,看到依旧无法让邢刀李解惑,他无奈摊手,说道:“你看看,说了很多你不明白,其实越说我也越糊涂了,这是你们该操心的事情,就不要让我这老家伙也跟着困惑了。”

    沒有解惑,邢刀李依旧感激鼎灵,二人再闲聊一会后,他便是起身告辞,刚刚回到住处,得到消息的紫宸便是赶來这里。

    紫宸敲门入屋,看到陷入沉思中的邢刀李,便是站在那里,沒有立刻开口。

    片刻后,邢刀李才发现紫宸,然后问道:“你有事。”

    紫宸恭敬行礼,这才问道:“前辈,不知和谈需要准备什么。”

    世界的问題他不懂,鸡蛋的问題又沒有想通,而且越想脑子越乱,邢刀李准备把这些问題放一放,听到紫宸所问,他脸上有了戏谑笑容,说道:“准备,你需要准备什么,你不是就等着那边來人坐地起价了吗。”

    紫宸尴尬一笑,说道:“我是想知道一下细节,需要注意什么吗,或者是前辈有什么指示吗。”

    紫宸问话的意义在于,前辈这里是否有个底线,他沒有明问,但好在邢刀李能够听懂,他摆手道:“沒有什么指示,一切看你自由发挥,随心就好。”

    “多谢前辈。”得到满意答复,紫宸感激道谢,告辞离去。

    “等等。”邢刀李忽然道。

    紫宸停下,疑惑的看着邢刀李,邢刀李也是看着紫宸,认真问道:“你知道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吗。”

    紫宸被这个问題问的一怔,摸了摸脑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你就按照你本心说,无妨,就当在聊天。”邢刀李道。

    紫宸点了点头,然后微微一想,说道:“应该是先有鸡~吧,不对,是先有蛋,哎鸡下蛋,蛋孵鸡,还是不对。”

    这个问題紫宸从未想过,此刻他也疑惑了,不过看到邢刀李那眼巴巴的眼神,显然是非要得到一个答案,于是紫宸恍然道:“嗯,我知道了,准确意义上來说,应该是先有鸡蛋。”

    “先有鸡蛋。”邢刀李被说的一怔,脸上的表情更为疑惑。

    紫宸解释道:“对呀,不管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都很不合理,所以真正合理的是先有鸡蛋。”

    “可是鸡蛋的意思难道是,同时有了鸡也有了蛋。”

    邢刀李像是一个求知的学生,但却在问着幼稚的问題,可偏偏他的表情是那么的认真。

    紫宸忍不住被逗笑了,说道:“前辈,您真逗,这你都信,我哪知道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如果你真想知道答案,就必须得问世上第一只鸡,或者是第一只蛋,或者去问那个鸡蛋,不过我不建议前辈你这么做,因为较真沒有意思,而且知道后的意义也不大。”

    “你怎么知道沒有意思,意义不大,那如果非得得到答案呢。”邢刀李又问。

    “非要得到答案,那还不好说,先有鸡蛋。”紫宸笑道。

    “说正事呢,连一个都沒弄明白,怎么可能会同时拥有这两个。”邢刀李不满道。

    看到邢刀李这般较真,甚至于较真到钻入牛角尖里面,紫宸想也不想,说道:“先有鸡。”

    “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吃蛋,而且我烤鸡比较有一手,比较喜欢吃鸡,所以认为先有鸡。”这个答案显然让邢刀李不满意,于是紫宸补充道:“当然,我这么断定,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我高兴。”

    “高兴。”

    “是啊,就像之前那些势力的人要灭我无极宗一样,还不是因为高兴,而我要杀他们,虽然是为了报屈辱,但也可以说是高兴,想要杀人,前辈您來帮助我们,商议和谈之时,还不是因为高兴。”

    “胡说八道,我可不是因为高兴。”

    邢刀李板着脸到,不过紫宸的这句话,似乎让他心中明白了一些什么,眼前迷雾似乎散去了一些,可是似乎还有大片迷雾挡在前方,让他似懂非懂,于是,他又问道:“如果你说先有鸡,但沒有蛋怎么來的鸡。”

    竟然又神奇的回到了原來这个问題。

    这个问題很无聊,可偏偏强者这么上心,紫宸不禁猜测,对方的精神状态似乎出了问題,于是又耐心道:“这个问題的最准确答案应该去问那只鸡才对,问问它是不是从蛋里面出现的,但我认为它不一定会知道,因为当时它还很小,沒有什么记忆力,而且,我不觉得非得要去问那只鸡,因为我们找不到它,所以我觉得就是先有鸡,它不是从蛋里出來的,它就是一只鸡,就算你能证实我的观点是错的,但我依旧认为先有鸡,就像今天那些势力觉得这是一场误会,我不应该杀死他们,但我就觉得他们该死,就想要杀他们,所以就要杀,因为高兴,因为想,因为所以,自己说的才是道理。”

    邢刀李的眼睛开始发亮,但很快又变得迷惑起來,再度陷入沉思当中。

    紫宸看到对方不再问话,便是悄悄退了出去,他隐约猜到对方这么较真,似乎在追寻世界的真理,但紫宸还未接触到规则,所以对此事不懂,只是说出心中所想罢了。

    沒过多久,房间里邢刀李的神情变得愈发迷茫,本來散开一些的迷雾,似乎在下一刻变成了雾霭,许久之后,便是有声音从房间里传出:“先有鸡,不对,鸡是蛋孵出來的,先有蛋,不对,鸡下蛋,先有蛋,还是不对,难道真的是先有了一只不从蛋里出來的鸡。”

    在之后的数日,便是有手下向着紫宸报告,在那位老祖宗的房间里,时常能够听到鸡蛋这个词。

    对于这个消息,紫宸只是点点头,期间去看过邢刀李几次,但每次对方都会询问鸡蛋的问題,紫宸很清晰的表明着观点,但随着邢刀李一问再问,紫宸的观点也变得有些不坚定。

    于是,他赶紧停止跟邢刀李的讨论,然后离开,去外面看山水。

    因为随着跟邢刀李的聊天,紫宸似乎冥冥之中感知到规则的存在,而这是踏入地元境的前兆。

    一个鸡蛋的问題,搞晕了邢刀李,即便紫宸心中也渐渐有了疑问,以至于道心出现问題,在平复心情,依旧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坚持己见后,紫宸决定再也不去看邢刀李了

    人元境以最快速度赶到家族,他是土家之人,是人元圆满,一回來便是扬言要见家主。

    这个级别的存在,平时想要见到家主其实是很困难的,但今日因为事关重大,所以他在回來后的第一时间便是见到了家主。

    “什么,人沒杀死,反而还被当俘虏给扣了。”听到这个消息,土家家主勃然大怒,猛拍桌子,桌上茶水洒出。

    “到底怎么回事,你细细说來。”但他很快压制怒火,沉声问道。

    于是,人元境开始从头说起。

    “那帮死和尚竟然还敢插手我们的事情,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佛门的参与,让他极为不悦。

    “佛门带來二十多位地元境,还有古族的人,加起來一共三十多位地元境,但这并不是我们败退的主要原因,最主要的是紫宸。”

    “紫宸,他怎么了,难道他有对抗地元境的战力了。”

    人元手下说道:“不单单是对抗,紫宸实力再度突破,成为人元圆满,已经有了屠杀地元境的战力。”

    “什么,屠杀。”

    “是的,仅仅三击就杀了金家的金零池,强大一击就打伤了一位地元杀手,不过,这也不是人被扣留的主要原因。”

    “那你赶紧告诉我什么是主要原因。”土家家主终于忍不住,到了爆发的边缘。

    “当时在紫宸的示意下,两方就准备开战了,可是突然出现了一个老头,他制止了双方即将到來的大战。”

    “那老头什么來头。”

    “不知道,但他有着天元境的气息,他制止战斗之后,便是说要和谈,但是紫宸还有些不乐意,说我们总是反悔,最后那老头保证了,紫宸才答应了,不过紫宸却扣留了我们的人,而且还说,让你们去谈判的时候,多带些资源,说灵液、元液什么的都不介意。”

    土家家主怒道:“我呸,他这是找死,还不介意,休想,他一点一滴的资源也别想得到,而且想要和谈也休想,至于一个天元境的老头,只是一个麻烦而已,但我们五行大势力,传承无数载,会解决不了这个麻烦吗。”

    “区区天元境而已对了,那老头有沒有说他叫什么。”

    “说是当年无极宗的弃徒,叫什么李邢还是什么李刀的,哦,是叫李刀邢,说是被无极宗逐出宗门的外门弟子。”

    “无极宗外门弟子,李刀邢,似乎在哪里听过,李刀邢,李刀邢嗯,难道是邢刀李,该死,这家伙怎么还活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