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三零章 解惑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回到无极宗,紫宸第一时间就去找老者去了,但对方并不在住处,据说是去了炼药峰。

    “炼药峰。”紫宸微微皱眉,但很快释然,对方去了炼药峰,想來是去找鼎灵前辈了,鼎灵可是活了万古岁月的存在,而这位又是天元境,双方说不定是故交。

    炼药峰上,李刀邢的确來找鼎灵。

    只是紫宸猜测二人是故交这个判断并不准确,因为刚到达这里,李刀邢就向着无极丹鼎行礼。

    “小刀邢见过前辈。”

    光华一闪,鼎灵出现,他皱眉望着李刀邢,显然沒有认出对方。

    “前辈,是我,小刀邢,当年的外门长老,犯了大错,被逐出山门”李刀邢恭敬又激动的说着。

    “是你,邢刀李。”鼎灵眼中有光芒闪动,随即大笑起來:“原來是你,邢刀李的大名,在当年可是家喻户晓啊。”

    邢刀李尴尬道:“前辈过奖了,如果不是当初前辈替我求情,怕是我的小命早就不保了,而不单单是被逐出山门。”

    鼎灵摆手道:“此事本就怨我,怎么能治你的罪呢。”

    “不,是前辈仁慈才对。”邢刀李说道。

    “好了,无极宗都沒了,你我二人又这么多年沒见,就别互相客气了,走,陪我去里面坐坐。”

    鼎灵向着不远处的大殿走去,邢刀李跟在后面,走到大厅,邢刀李赶紧上前用衣袖在一张椅子上擦了擦,示意鼎灵先坐。

    “行了,你看看你,都一大把年纪了,又不是年轻的时候,现在你我二人以平辈相论就好。”鼎灵笑道,很快就有侍女端上茶点,鼎灵亲自给邢刀李倒了一杯。

    “小刀邢不敢。”邢刀李有些受宠若惊。

    “当年你看谁不爽,就挥刀砍谁,就连那些势力的家主都敢砍,都惧你三分,你有什么不敢的。”想起往事,鼎灵笑容更盛。

    邢刀李尴尬说道:“都是多年前的事情了。”

    鼎灵看着邢刀李说道:“你这次突然出现,应该是帮紫宸小家伙解决危难來的吧。”

    邢刀李点头说道:“不错,虽然无极宗覆灭了,但是紫宸又成立了无极宗,我不在也就罢了,既然出现了,自然不能看着无极宗就此覆灭,葬圣之地先前搞出的动静实在是太大,灭杀地元以上一切修士,逼的我不得不遁走,今日才回來,然后感知到前辈的存在,要不然早就來拜见前辈了。”

    “幸亏你出现了,要不然此次无极宗,怕是真的有危险,來尝尝,好东西。”鼎灵拿起茶杯,一股淡淡清香四溢。

    邢刀李应声端起茶杯,说道:“危险应该不会,最起码今日不会有危险,而且那些大势力要吃大亏,他们家族的天元境以及能够拿得上台面的地元境,都走了,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奈何无极宗,不过话说回來,紫宸成立这个无极宗,不足五百年,竟然能有如此规模,实在是让人汗颜啊。”

    鼎灵放下茶杯,说道:“这小家伙的确不凡,而且颇有你当年的风范。”

    邢刀李往鼎灵茶杯中倒水,倒完水摇摇头,说道:“这些年我也在人间走动,对于紫宸还是有些了解的,说实话,我是真比不上他,光是他的成长史,就足以让人汗颜,最主要的是他不仅有勇,还有谋,这很难得,集齐三页天书与一身,人元境时攻击就触碰到规则所能到达的极限,我是自愧不如啊,还有他那些朋友,沒有一个是普通人。”

    “多年不见,沒想到当年那个一句话不对,就挥刀乱砍的邢刀李,今日竟然也学会谦虚了。”

    “这不是谦虚,而是事实,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紫宸不一样,虽说我无法推演出他的命运走向,但想來日后极为不凡,而且每每危机时刻,都会有贵人相助,自然不是凡人。”

    鼎灵笑道:“那你救了他,还救了他的无极宗,你也是他的贵人。”

    邢刀李再度摇头道:“我只是心中突然有感,才來施予援手,算不得什么贵人,而且,无极宗当年培养了我,最后一战我沒有参与,心中一直有愧,虽然此无极宗非彼无极宗,但也算报恩了。”

    “你倒是有心了。”

    鼎灵点了点头,然后询问了一些邢刀李的近况。

    二人相聊甚欢,茶水便是蓄了数次,最后说起无极宗,鼎灵问道:“无极宗当年就真的那样沒了。”

    邢刀李奇怪问道:“前辈不知道。”

    鼎灵笑道:“我哪里知道,当年大部队离去沒有多久,整个无极宗就迎來了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所有势力都想來这里分一杯羹,护宗大阵沒有坚持多久就破了,我见势不妙,就自行带着丹鼎进入了小世界,然后封锁小世界,一封就是万年,之前我还想着他们归來后自然会打开小世界,但万年过去都沒有人來,我知道无极宗肯定完了。”

    邢刀李恨恨道:“都是当年那群王八蛋,要不然无极宗怎么会覆灭,那么多强者,全部派去攻打雷神殿,那玩意是那么轻易能打开的吗,宗主那王八蛋也是,那么多人劝他,推演到时机不到,让他再等等,可他非得一意孤行,遭了算计,该。”

    邢刀李很愤怒,也很痛心。

    鼎灵笑了笑,沒有再言。

    邢刀李顿了顿,说道:“虽说无极宗真的覆灭了,但是当年强者实在是太多,多到即便是五行势力都感觉到威胁,要不然也不会去算计无极宗,我常常在想,那么多强者,怎么可能一下子死绝,还有宗主,那人的做事方式虽然我一直都很讨厌,但怎么看也不像是短命样,后來我猜测,他们当中有些人可能还活着。”

    鼎灵说道:“你的意思是,他们去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只是我心中猜想罢了,这些年來,我只去过那个世界一次,但沒有遇上一个。”

    “那个世界那么大,如果沒有准确坐标,遇上一个相熟之人谈何容易。”鼎灵摇头笑了笑。

    邢刀李脸上有了一丝犹豫,似乎有话要说。

    “有什么问題你就问吧。”

    “听说您是从那个世界來的。”

    “这又不算是什么秘密,至于你犹豫半天。”

    “那您应该知道,这两个世界哪个才是主世界,实不相瞒,我今日出现也是有一事相求,就是想要知道哪个才是主世界,还望前辈告知。”邢刀李恳求道。

    “你问这个问題干什么。”鼎灵疑惑道。

    “我卡在那个瓶颈已经有万年了,在这两个世界里徘徊,心中却很迷茫,我不仅找不到答案,甚至于随着时间流逝还有种要迷失在这个世界里的可能,最近数千年,我一直在这个世界里走动,当过普通人做过生意,当过城主,去大宗派做过宗主,长老,但始终沒有找到答案,还请前辈解惑。”

    鼎灵笑道:“我只是一个炼药的,能为你解什么惑,在当世,每个修者都会遇上瓶颈,有的人真气境就有瓶颈,而有的人先天境才会有瓶颈,度过一个瓶颈,很快就会发现有另外一个瓶颈,这就像登山一样,攀登上一座高山,等到达山巅的时候,会发现前方不远处还有一座更高的山。”

    “前辈说的道理我懂,可是修者世界,到了地元境已经不再是攀登山峰了,而是建造山峰。”

    鼎灵说道:“道理其实还是一样,至于你会在两个世界里因为这么一个简单的问題而迷失,是因为你想的太多了,也实在是太过贪心。”

    邢刀李一脸疑惑:“这怎么说。”

    “你想想,如果你是一个孩童,一顿饭让你吃成人的量,你会怎么样。”

    邢刀李曾经做过凡人,所以想也不想直接达道:“会很撑,很难受。”

    “对啊,会很撑很难受,不好消化,因为超出了力所能及的范围,而你再想想,如果让他吃成人两份,甚至于是三份的量呢。”

    这一次不等邢刀李回答,鼎灵便是说道:“会死,过量了就会死。”

    邢刀李若有所思。

    “你之所以迷失,是因为你所追寻的东西,超出了你力所能及的范围,就像孩童吃饭,修者修炼是一样,有天资成长自然就快,就像紫宸一样,他的一击能够触碰到规则屏障,我想大多数地元境的一击,都未必能够触碰到这种屏障,而一旦紫宸需要选择时,就会有多种选择,同时他也能承受放弃一些选择的代价。”

    邢刀李抬头问道:“前辈的意思是我不够强。”

    “可以这么理解,但也不能这么理解,算了,这东西很难说清,而且我也沒有亲身感受过,既然你问我哪个世界才是主世界,那我也只能说不知道,因为世界是最早形成的,如果真有老天的话,怕是只有他知道那个是主世界,哪个是衍生的辅世界。”

    “连您也不知道,可是他们都说您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为久远的存在。”

    “在久远也久远不过这方天地,其实你这个疑惑,就像是鸡跟蛋的问題一样,永远沒有一个准确答案,因为无从去考证。”

    “可是,您认为是先有哪个。”

    面对邢刀李的不停追问,鼎灵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认为先有哪个,而是你自己认为,你认为先有鸡,那么就是先有鸡后有蛋,一切看你本心。”

    “但这个世界却不认可我看到的,觉得我看到的是假的。”

    鼎灵笑了笑,说道:“为什么要让世界认可,自己认可不就好了。”

    邢刀李说道:“世界不认可,力量无法提升,境界无法突破,瓶颈依旧是瓶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