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九零章 鳞甲令牌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少年周身燃烧火焰,带着毁灭气息的规则之力在虚空震荡,他周身杀意毫不掩饰,开口说了一个‘你’。

    在你字后面,自然还有其他话要说。

    众人猜测,是‘你要死’,‘你得死’,‘你去死’。

    总之,各种猜测,除了先前一个你字外,自然还离不开死字,因为冲少年此刻的神态表情以及动作,也得给你配个死字。

    紫宸的表情立刻发生变化,他沒想到对方这么强大,他最强一击,都沒有伤到对方,他不得不示意苏梦瑶等人先退开。

    就在紫宸已经下定决心,拼死一战时,少年终于说了一句完整的话:“你很好。”

    听到这句话,众人傻眼了,什么叫很好,不是应该说你得死,你必须死,你现在就死这种话吗。

    很快,众人便是反应了过來,因为有时候他们愤怒到极点的时候,也会因为愤怒而说出一些奇怪的话。

    但这些奇怪的话,都是为了加深心中怒杀的语气,比如‘你很好,所以我会弄死你,折磨死你,让你死的不痛快,’。

    在各种猜测中,沒有人认为紫宸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活着,自然也沒有人相信少年会放过紫宸。

    因为这是常识,哪有激怒强者还能活着的道理。

    可是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这是一个古怪又奇怪的世界,这个世界里面的所有东西,都极不正常。

    而少年放过紫宸,在这不正常的世界里,也不无可能。

    “很好,很好。”少年又出人预料的说了两句好,身上的气势收敛,整个人向着地面落去。

    落地之后,他的眸子变的平和起來。

    这一幕,又让众人吃惊不小,他们纷纷猜测这少年要干什么。

    看着少年走來,紫宸眉头微皱,强压住要退后的冲动,站在那里盯着少年,一动不动。

    少年眼中有了一抹赞赏,走到紫宸对面,说道:“其实这一关你早就过了。”

    紫宸不解的看着少年。

    “那个白痴是这一关的真正守护者,偏偏非要去第一关看看,沒想到还不敌你被你杀了,所以,我只有來这里站站,冒充一下守关人,免得被说玩忽职守。”少年解释道。

    “是那壮汉。”紫宸这才明白,为何第一关那么难,原來对方是第九关的镇守者。

    少年脸上带着平和笑容,看起來沒有任何恶意,而且对方显然掌控的规则比原先的壮汉要多,要杀紫宸实在是太过容易,根本不需要刻意这般过來。

    想通这个问題后,紫宸也是放开了许多,问道:“你是这个世界的掌控者。”

    少年道:“掌控者算不上,顶多算是一个管理者吧。”

    紫宸犹豫道:“那你既然说我已经过关,这一关想必应该有奖励吧。”

    少年笑了,“那杆火焰长矛,你不是都拿走了吗。”

    紫宸正色道:“那是第一关的奖励,这是第九关的奖励,可不能混淆。”

    少年看着紫宸哈哈大笑起來。

    少年看着很小,但如果谁真要把对方当成一个不谙世事的少年,怕是要吃大亏,这个世界,怕是有数万年以上沒有人踏足,少年能成为这个世界的监管者,存在的岁月自然够长。

    远处,其他人并不知道二人再说什么,但看到紫宸不知道怎么把少年都乐了,脸上纷纷出现迷惑,同时还有一些别的复杂情绪,显然看眼前场景,紫宸又逃过了一劫。

    “既然你要奖励,那便给你一个。”少年笑过之后,便是从怀中一掏,然后拿出一块令牌。

    令牌,又见令牌,紫宸这数百年來,见到过的令牌数量实在是太多了,操控阵法要令牌,进入建筑要令牌,进入遗迹要令牌,代表身份也要令牌。

    令牌燃烧着火焰,等紫宸接过來之后,却是意外发现,这并不是纯粹意义上的令牌,而是一块经过细心打磨看起來像是令牌一样的火红鳞片。

    “这是。”火红鳞片拿在手中,紫宸的神色立刻发生变化,因为很多年前,他也有一块这样的鳞甲,那是进入葬圣之地的信物,只是在他进入深处之后,就突然消失了。

    少年拍了拍紫宸的肩膀,道:“不错,你猜对了,这块跟你多年前拿着的信物一样。”

    紫宸的眼睛忽然瞪得滚圆,盯着少年颤声道:“你你知道我。”

    少年瞪了紫宸一眼笑道:“别这么大惊小怪好不好,我是这里的监管者,自然也是整个葬圣之地的监管者,你上次來带走了裂天战猿,这又不是什么秘密。”

    紫宸心中,泛着滔天骇浪,神情自然震惊到了极点。

    “你看看你,好歹现在也算是人类同等级中的第一强者,怎么摆出这么一副沒见过世面的样子,如果我告诉你,这只是一条人路,仅供人级修士闯关,你会吃惊吗。”

    “如果我再告诉你,如果你是地级的话,就会走地路闯关登天梯,而不是人路,你会吃惊吗。”

    “如果我再告诉你,如果你是天级,就会走天路,直通天境,你还会吃惊吗。”

    “当然,也许你已经猜到,自然不会吃惊,可我再告诉你,如果那两条路也归我管,你应该会吃一惊吧。”

    说完,少年笑眯眯的看着早已震惊、震撼、惊骇不已的紫宸。

    “你你见过前辈。”震撼的紫宸突然反应了过來,直接向着少年行礼。

    显然,他已经通过少年短短几句话,明白了一个道理,这少年,來历非凡,实力更是不凡,对方以这个境界出现在这里,必然是受到了规则的影响,如果到了外界,这应该是一个天元境的存在。

    而且,对方既然说出多年前的事情,那么显然带走魔猿之事,是经过他认可的,要不然谁能从这里带走一只战力不凡的裂天战猿。

    “行了,别这么客气,现在的我如果不仗着规则之力,可不是你的对手,这声前辈就免了。”少年摆手笑道。

    紫宸点点头,但是心中的震撼依旧无法消散,他本就猜到少年极为不凡,但沒想到少年竟然不凡到这种地步。

    站在少年旁边,紫宸略显恭敬,少年再度摆手:“行了,赶紧走吧,这人路你们算是闯过了,去登天梯,入天境吧。”

    紫宸恭敬问道:“不知前辈可否告知,这天境里面有什么。”

    “有危险,有奇遇。”

    少年的回答,在紫宸看來,明显是一句废话,而且是彻头彻尾的废话,但他自然不敢反驳,只能再问:“前辈能否说的具体一点。”

    “哦,具体。”少年戏谑一笑:“有威胁到生命的危险,搞不好就要死人,但如果侥幸发现奇遇,我想应该是你一生中都很少碰到过的奇遇,再具体点就是危险很大,奇遇也很大。”

    这显然不是紫宸要的标准答案,但是那一句一生中都很少碰到的奇遇,却是成功的勾起了紫宸的好奇心。

    但可惜,任凭紫宸再问,得到的都是一些沒用却极为勾人的废话,甚至,少年都沒说这鳞片令牌有何用。

    “最后一个问題,前辈,你可曾见过四个魔族提前到达这个世界。”紫宸所问自然是魔尊跟王子的踪迹。

    在他看來,少年应该极为清楚,可是谁知,紫宸一问后,少年却是摇头,表示不知,而且从未见过有四个魔族提前到达这个世界。

    “难道沒有在这个世界降临。”紫宸脸上有了迷惑,但同时也松了一口气,对方只要沒出现在这里,那显然不会遇上,这也是不错的。

    少年身形一闪,便是消失在这个世界,天空中响起他的声音,“紫宸,我等你踏入地路闯关的那一天。”

    地路闯过,如果真到那个时候,紫宸可就是一个名符其实的地元境。

    “你们说了什么,好像聊的很投机,看你那恭敬的样子,像是要认师父一样。”

    少年离去,苏梦瑶等人到來,吕鹏打趣道。

    紫宸目视着前方,道:“那位主,可是來历不凡。”

    “不凡,有什么不凡,难不成他还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天元境。”

    紫宸深深的看了一眼吕鹏,认真道:“那位主,自然是天元境,但我猜测,应该还不是一般的天元境。”

    紫宸身旁,其他人脸上都有了惊容,显然都被震惊了一下。

    前行过程中,紫宸拿出鳞片令牌研究了一下,并沒有发现什么奇特之处,而且,这令牌认主之后,也沒有什么效果,就好像是一个身份牌一样,毫无作用。

    但毕竟是少年给的,说不定会有什么大用,紫宸也就收了起來。

    前行数十里,众人看到一片血海,此刻血海翻滚,浪涛如怒龙一般,不断在海中肆虐。

    海风呼啸,卷起滔天大浪,带着滚滚声响,气势宏伟。

    而在血海最中心,有一个血色台阶,直入苍穹。

    显然,这里就是所谓的天梯,众人要从血海中心登天梯,入天境。

    “血海在翻滚,应该有某种大危险,我们必须小心。”紫宸释放出灵念向着血海探查,他并未发现什么奇特之处,但心中却有一丝不妙之感。

    其他势力也是纷纷赶來,看到前方血海后,神色多多少少发生变化。

    从外界根本看不出血海有何古怪,所以等大部队到达这里之后,并未多做犹豫,便是决定渡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