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章 金人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张小飞,你在干什么。”冰儿上前质问张小飞。

    张小飞快速收起银子,说道:“沒干什么。”

    “沒干什么。”冰儿瞪着他,怒道:“你竟然在抢人东西,你在抢人东西你知道不知道,他们连家都沒有了,已经很可怜了,你竟然还抢他们的东西。”

    说话间,冰儿就向着张小飞抓去,已经成为修士,冰儿的力气很大,只是三两下便是夺过了银子。

    “哼,沒想到你竟然是这种人。”冰儿气鼓鼓的,然后把银子交还给避难者。

    但后者脸上明显带着慌乱,竟然不敢去收银子。

    张小飞见状道:“你看到沒有,你给他他都不敢要,这是避难需要支付的报酬。”

    “报酬,什么报酬,我怎么不知道。”

    面对冰儿的质问,张小飞无话可说。

    “冰儿,你不要激动,这是你张叔的意思。”就在此时,张小飞的母亲从远处走來。

    紧接着,张飞也是走來,他说道:“不错,这是我的意思。”

    “为什么。”冰儿望着这一家三口,脸上满是失望。

    “冰儿,你看看他们,都是想來这里占便宜的人,我们庇护他们,但也不能让他们在这里白吃白住吧,白住也就算了,但总不能白吃吧,你看看他们,吃掉我们多少东西。”张飞道。

    冰儿望着张飞,一字一顿道:“要吃,也是吃我家的。”

    “冰儿,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张婶得说你两句,现在大难当前,还分什么你家我家,大家不都是一家人嘛。”张小飞的母亲道。

    “一家人吗,那好,接下來他们的食物,都由你们來提供,都从你家來拿。”冰儿气道。

    她只是一个小姑娘,平时说话很是和气,今天真是被气的不行。

    一听此言,张小飞的娘脸色立刻变了,她声音尖锐,刻薄道:“冰儿,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你不能仗着紫宸住在你家,你就为所欲为吧,再说,紫宸还是小飞背回來的,小飞也是他的救命恩人之一。”

    如果说别的,冰儿还不生气,一说这个,她立刻來气了,她看着张小飞的母亲,冷声道:“张小飞背紫宸回來,给我阿爷要了一张蛮牛皮作为报酬,事后你们又从我家里多拿走半张,紫宸,跟你们沒有半点关系。”

    “哎呦,你看你这小丫头,怎么说话呢,竟然用这个态度跟张婶说话,怎么,你把你婶当仇人了。”

    冰儿不善言辞,气的眼睛通红。

    “当家的,冰儿不是说我家小飞拿了蛮牛皮吗,听这话里的意思,好像是我们有多么不仗义似得,你赶紧把蛮牛皮的钱给人家,免得人家说我们家小飞救人就是为了钱。”张小飞母亲道。

    张飞狠狠的瞪了一眼张小飞母亲,骂道:“你一个妇道人家懂个屁,还在这里说道,滚一边去。”

    之后,他又冲着冰儿和善道:“冰儿可别生气,你婶子啥也不懂,不要理会她,我在这里收银子,也是不想看你跟老张头一直付出,而沒有回报,这里是十两银子,你拿着,有时间去买点食物。”

    看到张飞拿出十两银子,张氏有些急,但却被张飞狠狠瞪了一眼,又骂了一句:“败家娘们。”

    冰儿看看张飞手中的十两银子,又看看四周其他避难者,这些避难者脸上都有着恐慌,生怕被赶出去,在他们看來,生命比钱财更可贵。

    她丢下从张小飞手中夺來的银子,气道:“我跟阿爷不管了,既然你收了银子,那以后你们给他们做吃的吧,小白,我们走。”

    说着,冰儿便向着自家跑去,脸上满是委屈。

    “哼,不管就不管,真当我们管不起吗,就你仗着是紫宸的救命恩人,不要忘了,紫宸可是我家小飞背回來的,我们家小飞也是救命恩人之一,如果沒有我家小飞”

    望着冰儿的背影,张氏一脸刻薄。

    “够了,闭嘴。”一声大喝响起,张飞扭头冲着张氏喝骂:“你这败家娘们”

    张飞的话也未说完,瞳孔便是瞪大,骇然的望着前方。

    四周,其他村民脸上也出现了惊恐,旁边张小飞更是惊叫一声。

    只见张氏身上,忽然开始放光,金色之光,极为耀眼,璀璨如黄金,张氏嘴巴张开,似乎要说什么,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來。

    她脸上的傲然与得意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恐,是惊惧,她缓缓伸手,似乎要抓住什么,但是张飞跟张小飞都是下意识的后退数步,脸上惊恐比对方更浓。

    张氏身上金光愈发璀璨,到了最后,变得极为刺眼,一众村民无法睁开眼睛。

    金光到达一个极限之后,便开始收敛,片刻之后,金光已经到达众人能够承受的范围,众人再次看向女张氏,神色已经变得无比骇然。

    金光落下,张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金人,宛如黄金铸就,灿灿放光。

    一个活生生的人,瞬间变成了一个金人,纯黄金铸就的人,众人心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点人成金四个字,脸上已然浮现惊恐。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传出:“你不是喜欢钱财吗,送你一个金人如何。”

    这是紫宸的声音,张飞跟张小飞听到这声音之后,瞬间清醒过來,张小飞大叫一声娘,眼中立刻有了泪水,然后扑向金人。

    至于张飞,则是脸色惨白,立刻跪了下來,冲着虚空不断磕头:“大人,饶命,饶命啊。”

    虚空中,紫宸的声音再次传來:“你们的贪婪,是我生平仅见,贪婪已经到达极致。”

    “大人,不敢了,我们再也不敢了,大人绕过我们吧。”张飞已然惊恐到了极限。

    他原先并未制止夫人对冰儿那般态度说话,在他看來,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一定能震住这个小丫头,而且再拿出一些银子,此事自然就能搞定,而且日后,还会有源源不断的银子到手。

    但他沒想到,对方竟然走了,看不上这些银子。

    张飞的思维方式,完全都是按照自己心中所想而來的,在他想來,每个人都跟他一样,都会为了银子而折腰。

    但他错了,在冰儿舍弃银子离开时,他就知道错了,谁知,自家夫人竟然未看出失态的严重,还敢刻薄说话,说话也就罢了,还敢带上紫宸,提救命之恩。

    张小飞有沒有救紫宸,张飞心知肚明,张氏也清楚,但在张氏心中,完全可以理解为给对方几两银子,买下蛮牛皮,就相当于当初还是救了紫宸。

    这纯粹是单方面的自以为是,他知道坏菜了,有意制止,沒想到晚了。

    紫宸怒了。

    紫宸成为修士,杀人无数,称之为杀人如麻也不为过,但他一直沒有对张飞一家人动手,是因为在紫宸的观念里,这一家人虽然可恨,但罪不至死。

    人类本就是一种奇怪的动物,他们一家人虽然自私,但也并未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但今日,他们做事却是触碰到了紫宸的底线,这个底线有两点,第一点是他们竟然打着自己的名义,向这些避难者伸手,不顾他们本就悲惨的生活而索要银子,而且时而把救命恩人挂在嘴边,这让紫宸极为不喜,如果对方真的救他,他自然无话可说,但事实却是,紫宸的命是老张头用一张蛮牛皮换來的。

    第二点,也是最为重要的一点,他们惹哭了冰儿,冰儿是那么一个单纯,善良,好心的女孩,他们竟然惹哭了她,而且话语当中,还满是冰儿的不是。

    其实,光是这一点,就足够了。

    而紫宸杀人,凭借的也是杀心,杀心一起,杀就是了。

    而正好,一脸委屈的冰儿,让紫宸升起了杀心。

    张小飞的母亲,成为了一个金人,旁边张小飞在痛哭,张飞在求饶。

    紫宸杀心不减,心中并未有怜悯,冰冷的声音又起:“你们不是喜欢钱财吗,那我就成全你们,让你们变成钱财好了。”

    话落,二人身上也有金光散发,极为璀璨,片刻后,两人也成为了金人。

    三人,都成为了金人,金灿灿的,这是真实的黄金。

    随之,又是哗啦一声响起,三个金人倾倒,化为众多金币,大小堪比铜币。

    四周,众人全部傻眼,心底生寒,哪怕看到前方拥有黄金,也不敢上前,反而还一步步退后,仿佛那不是黄金,而是带有致命毒素的蛇蝎。

    就在此时,老张头一瘸一拐的走來,他走到三堆黄金面前,看着地上的黄金,低叹一声,“自作孽不可活啊。”

    之后,他扭头望着一众避难者,说道:“这些金币,大家分了吧。”

    冰儿回到石屋的时候,满腹委屈,紫宸睁开眼睛,脸上带着一抹笑意,问道:“怎么,受欺负了。”

    “才沒有呢。”冰儿眼中泪水终于滑落。

    紫宸道:“你现在都是修士了,谁欺负你打他就是了,就跟你打野猪一样,真气六层打一层,一下打不死,就多打一会,一个不行,就两个一起上。”

    说起猎杀野猪之事,冰儿的脸一下子红了,六层打一层都打不过,紫宸显然是在嘲笑她。

    “你在嘲笑我。”

    紫宸道:“哪有,我是在夸你,好了,我饿了,你赶紧去做吃的吧。”

    “我不饿,要做你自己做。”冰儿气鼓鼓的回房,但很快,便是有香喷喷的饭菜端了上來。

    沒了张飞一家,这些避难者的日子好过了很多,而且张飞的房子,也让几位带着幼童的妇女住下。

    又是一个月,紫宸的伤势完全恢复,而这片地域的战斗,也相对少了很多。

    似乎,这片地域动乱平静了下來。

    但这片地域,压抑的气息并不减,所有人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

    一众势力并未继续动手,因为他们感觉到一股更为压抑的气息,似乎有极为可怕的存在降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