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四十九章 苏醒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不能救,为什么不能救。”冰儿低头看看青年,又看看小飞,疑惑问道。

    小飞指着躺在地上的人,说道:“你看他,身上这么多伤,这显然不是自己划的,而是被人砍的,他一定得罪了什么仇家,如果我们把他救了,到时候仇家找上门,势必会牵连我们。”

    看到冰儿要说什么,小飞又道:“这只是其一,其二是他身上这么多伤口,离死也沒有多远了,就算带回去也是一个死,你想想带一个死人回去,是多么晦气的一件事。”

    小飞看着青年的眼神里明显带着厌恶:“而且你看看他,身上那么多伤口,都发白了,还流水,多么恶心。”

    冰儿听闻小飞所说,只是微微有些犹豫,片刻后道:“不行,我要救他,他现在还活着。”

    小飞瞪大了眼睛:“你疯了,真的要救他。”

    “救,为什么不救。”冰儿道。

    “小飞哥,赶紧把人背回去,我得找人给他医治,多么可怜的一个孩子,竟然被人乱刀砍成这样。”老张头一瘸一拐的走來。

    看着地上年轻人发白流水的伤口,小飞脸上满是不情愿,他再次问道:“老张头,你确定要救他,要知道,你一旦救下他,可是会给部落招來一个大敌的。”

    老张头说道:“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只知道一个孩子被人砍成重伤,至于什么大敌不大敌,我一个老头子才不会去管。”

    小飞的脸色冷了下來:“老张头,你太自私了,你可以不管你自己,但你也不为冰儿想想,万一仇家上门,要找冰儿的麻烦怎么办。”

    老张头脸上有了犹豫,他可以不顾自己,却不能不顾冰儿。

    冰儿一把推开了小飞,大声道:“你不管算了,我來管,阿爷,來把他架我背上,我背他回去。”

    小飞被推开,脸上有了微怒,道:“冰儿你疯了,真要给自己找麻烦,咦,这是什么。”

    小飞看到了年轻人手臂上的小猴子,小猴子显然在睡觉,只有巴掌大,看起來极为可爱。

    冰儿再次推开了小飞,小飞生气了,但并未发作,而是说道:“这样吧,我把他背回去,但作为酬劳,这只猴子给我。”

    “这是别人的东西,你不能拿,小飞哥,你实在是让人失望。”冰儿眼中满是失望,好不容易架起年轻人,但并未走几步,步伐便是踉跄起來。

    冰儿只是一个普通人,并沒什么力气,而且这路的确不好走,老张头看的极为心疼,冲着身旁小飞说道:“小飞哥,这东西是那孩子的,不能拿,要不这样,我家里的一张蛮牛皮全部给你,你帮我们把他背回去,你放心,如果真有仇家上门,我绝对不说是你背回去的。”

    小飞脸上有了三秒的犹豫,然后点头:“好吧,你说的,一张完整的蛮牛皮。”

    之后,他走向年轻人,嘟囔道:“这家伙满身流水,实在是恶心,这件衣服算是废了,不过也值了。”

    之后,他从冰儿身上接过年轻人,又冲着冰儿一笑,冰儿冷哼一声,并未搭理对方。

    在回去的路上,小飞想着法子逗冰儿笑。

    “冰儿,你不要着急,等我凑够嫁妆之后,一定娶你过门。”小飞得意道。

    他的话落,殊不知老张头跟冰儿眼中均是有了一抹不屑,前者想我孙女才不会嫁给你这种人,后者在想我才不会嫁给你,斤斤计较。

    似乎怕惹來麻烦,小飞放弃了跟冰儿长时间搭讪的机会,快速往回走。

    回去途中,他刻意避开一些人,然后熟门熟路的走到老张头家中。

    老张头所住是两件木房,他进去就把年轻人给扔在了床上,同时喘着气道:“累死了,累死了,有水吗,冰儿给我倒些水來喝。”

    冰儿回房间给小飞倒水,老张头则是快速走进另外一件屋子,片刻后,拿出一捆折叠好的牛皮出來,这是蛮牛皮,可以做成皮甲,很有韧性,算是老张头为数不多的家底之一。

    小飞灌了两口水,然后接过蛮牛皮打开,嘴里说道:“老张头,你沒有诓骗我吧,给我一个坏的。”

    老张头道:“小飞哥,你看看,这绝对是好东西,对了,小飞哥,你走的时候,麻烦去叫一下张医师,让他來一趟。”

    小飞看着打开的蛮牛皮,满意点头,但很快摇头道:“我不去,要去你去。”

    “冰儿,你去一趟,我來照顾他。”老张头无奈,冲着冰儿道。

    “好的。”冰儿快速离去。

    小飞道:“等等冰儿,我们可以顺路走一段。”

    冰儿冷哼,加速离开。

    片刻后,冰儿带着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拿着一个木箱子走來,在这期间,一直能听到冰儿的催促声:“医师爷爷,你快点。”

    张医师进來后一眼看到了紫宸,看到了对方身上的伤口,眉头一皱。

    之后,张医师放下手中药箱,然后上前给紫宸把脉,老张头跟冰儿看看张医师,又看看紫宸,大气都不敢喘。

    “哎。”号脉许久,张医师叹了一口气。

    老张头跟冰儿心中格挡一下,因为医师叹气,必是有顽疾,或者是无法医治。

    老张头问道:“张医师,如何。”

    张医师叹气道:“伤势很重,脉搏断断续续,随时可能停止,极不稳定。”

    “可有法医治。”

    张医师摇头:“还是早些准备后事吧,这么重的伤,他撑不了太久,而且此刻看似在睡觉,实则是痛苦昏厥,怕是再也醒不过來了。”

    “医师爷爷,他还有呼吸,很均匀的呼吸,怎么可能活不过來。”冰儿眼睛红了。

    “他的脉搏极弱,很匀称的呼吸只是给人一种假象,而且你看他身上的伤口,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虽然不再流血,但并不代表止住,而是血已经流光,他的体质还是不错的,如果换了成人,早死了。”张医师道。

    “那可否给开点药。”老张头问道。

    张医师看看老张头的房间,家里家徒四壁,说道:“还是省省吧,药也别开了,尽早准备后事。”

    说完,张医师收拾东西,就要离去。

    “冰儿,去把家里的牛肉干给张医师拿一些來。”

    张医师赶紧摆手,道:“不用了,不用了,此次出诊就当免费了,哎,一个孩子被砍成这样,的确让人心痛。”

    老张头把张医师送到门外,问道:“张医师,真的无法救助吗。”

    张医师摇头道:“只能听天由命了,说不定会有奇迹。”

    “奇迹。”老张头嘴角有了浓浓的苦涩:“这世间会有奇迹吗。”

    房间里,冰儿望着昏睡的紫宸,手指放在对方的鼻息间,感受到的是有力的呼吸声,她说道:“我相信,你一定在睡觉,不会死的。”

    就这样,紫宸住在了这里,由冰儿照顾,只是现在的紫宸无法进食,冰儿只能用小勺一勺一勺的喂些肉汤。

    两天过去了,紫宸的呼吸不仅沒有减弱,反而更强,而且就在冰儿醒來之后,发现对方身上的众多伤口,似乎有了愈合的迹象。

    再次叫來张医师,对方再次给紫宸号脉之后,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奇迹,真是奇迹啊。”

    二人望着张医师,张医师惊叹道:“他的脉搏竟然变得清晰,而是伤势明显在自愈,这实在是奇迹啊。”

    冰儿一听高兴了,问道:“医师爷爷,你的意思是,他会自己慢慢醒來。”

    张医师点头道:“我想应该是的,受这么重的伤,他都能自愈,想來不是凡人。”

    “不是凡人。”老张头眼中闪过一道光。

    冰儿也是兴奋道:“那医师爷爷的意思是,他是外面那种能够飞天遁地的仙人。”

    张医师摇头道:“不是仙人,是修士,极为强大的修士,可以飞天遁地,无所不能,恭喜,恭喜二位,竟然救下这种存在,当真是好心有好报啊。”

    冰儿跟老张头所住之地,是一个部族,为张氏部族,族中所有人都姓张,这是一个小族,族里有一百多户,五百多人。

    老张头一家救了一个强大的修士回來,这个消息很快就在小小部族里传來了,一时间,各种羡慕的声音响起,紫宸还未苏醒,就有众多村民來探望紫宸。

    他们拿來家中的食物,拿出一些从山中采摘的药草,纷纷到來。

    而小飞一家,更是送回了当初的蛮牛皮,还带小飞來登门道歉,说小飞年纪小,不懂事,做了好事之后,不该拿好处的。

    得到老张头的原谅之后,小飞出去到处给人说,是自己背这个修士回來的,脸上充满自豪。

    修士在小小部族当中,几乎是仙神一般的存在,所有人都对紫宸充满敬畏。

    原先老张头还要外出找吃的,比如去上次救紫宸回來的那个地方捕些鱼,但自从村民送來众多食物之后,二人也不需要为食物发愁,专心照顾紫宸。

    在这期间,最为高兴的自然是冰儿,因为她感受到了浓浓的温暖,浓浓的温情,这温暖是村民给的,在这些时日,大家完全就像一家人一样。

    而且每次外出,大家都会夸赞冰儿懂事,漂亮,那眼神就像在看自家女儿一样,含在嘴里都生怕化了。

    这种情况,足足持续了十日,十日之后,紫宸身上的伤口几乎痊愈,在第十一日,他睁开了眼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