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三章 洞房花烛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进入吴家驻地大厅之前,一路上王穹见人便是分发红包,进入大殿后,吴家人为一行人奉上茶点。

    众人纷纷品尝茶点,唯有王穹无动于衷,显得心不在焉,吕鹏见闻取笑道:“怎么,就这么一会就等不及了,但现在也是白天,入洞房要等到晚上了。”

    “胡说什么。”王穹瞪了吕鹏一眼,脸色有些发红。

    其他人哄笑。

    这种娶亲的事情,搁谁身上都紧张,王穹自然也是如此。

    片刻之后,吴雨终于出现,虽说大家是修士,不拘小节,但其中也有不少遵照了凡人的风俗。

    吴雨身穿大红纱衣,头顶盖着一个大红盖头,在被丫鬟搀着走來时,有清脆的金属碰撞声响起,想來应该是大红盖头下吴雨头上带满的头饰碰撞发出的。

    按照习俗,应该由王穹搀着吴雨出门上轿,紧张的王穹上前之时,险些栽倒,再次引发哄笑,而后他双手颤抖着搀着吴雨,看得出非常紧张。

    慢慢走出大门,把吴雨送上花轿之后,王穹才松了一口气,之后异兽腾空,众人跟随回返。

    天蛮阁中,王家人是作为主家到來的,王穹回來之后就要向他们叩拜。

    各种风俗礼节有条不紊的进行,王家人脸上各个写满了自豪,特别是王穹的母亲,更是喜极而泣,她终于看到儿子长大成人娶亲,接下來就是生子抱孙子。

    礼毕之后,便到了洞房花烛的时刻,吴雨被丫鬟搀着进了新婚的房间,这个房间很大,当中挂满各种喜庆物件,至于王穹则要在外面应酬,洞房要等到晚上。

    今日他是主角,各种恭喜声不断传出,而在一杯杯喜酒之下,王穹很快便是喝的脸通红。

    “大家还是放过王穹,让他少喝点,免得喝多了晚上办不成正事。”席间,吕鹏出言取笑。

    众人跟着哄笑,紫宸听得也是直乐。

    “紫宸阁主是不是很羡慕,其实你也可以早早办事的。”吴柳不知什么时候到了紫宸面前,小声说道。

    紫宸跟月儿正在一起,听到这句调笑,月儿瞬间面红耳赤,而后用眼睛偷偷打量紫宸。

    “好你个小子,竟然敢打趣我。”紫宸笑骂。

    “紫宸阁主,我说的可是真的,这等美人在旁,如果错过可是要遭天打雷劈的。”最后一句吴柳是用的传音,说完便是嘿嘿一笑,直接离去。

    王穹大婚,这是天蛮阁的喜事,众人除了给王穹道贺之外,作为阁主的紫宸,自然也少不了恭贺。

    而且作为主角的王穹,今日可以逃跑先溜,但是作为阁主的紫宸,自然要待到最后。

    “嘿嘿,我们家阁主性格有些内向,除了修炼之外,其他事情皆不会主动,大家可以趁此机会让阁主多喝几杯。”吕鹏嘿嘿直笑,见人就这么说。

    于是,在王穹半途不胜酒力逃进婚房之后,众人便开始向紫宸灌酒。

    很快,不胜酒力的紫宸,就有了一种眩晕之感,像是承受了灵魂攻击一样。

    “爷爷,今日不是王穹大哥哥大婚吗,为何他们要灌紫宸的酒。”在另外一桌上,看到已经迷糊的紫宸,灵儿疑惑问道。

    孙坚丹田修复,再次成为修士,但想要到达原先的巅峰,则还要一段时间,他听闻后发笑,喝下杯中酒,却不知道该如何跟灵儿解释,想了想后,说道:“今日是大喜的日子,大家高兴,王穹走了,所以就要紫宸这个阁主來喝。”

    灵儿听到这个解释,很是不满,轻哼一声,道:“爷爷你骗人,他们此举明显是要让紫宸跟月儿姐姐在一起。”

    “你这小丫头是听谁说的,你懂什么是在一起吗。”孙坚道。

    “我当然懂。”灵儿一副小大人的样子,道:“就是月儿姐姐成了紫宸的人,紫宸是我们的恩人,而我长大后,也一定要成为紫宸的人。”

    孙坚听闻赶紧捂上了灵儿的小嘴,道:“我的小姑奶奶,你可要小声点,紫宸可是你师父。”

    在热闹的氛围下,紫宸终于喝了人生当中最多的一次酒,他感觉空间在旋转,眼前的众人在旋转,整个天地都在旋转。

    而他脸上,则是带着很傻的笑容,而且是逢人就笑,当真是很傻很天真。

    旁边,喝了几杯的月儿,脸上也有淡淡红晕,一颦一笑间,也是美艳又动人。

    太阳落山,天色暗了下來,酒宴却沒有结束,挂满整个天蛮阁的大红灯笼开始释放亮光,红彤彤的,极为喜庆。

    紫宸脚步虚浮,有些站不住了,但脸上傻傻的笑容更多,看起來憨厚又可爱,喝到这种程度已经可以了,如果继续喝下去,就要多了,而一旦喝多,仰头大睡,那可就坏事了。

    吕鹏等人相视一眼,脸上均是有了坏笑。

    “阁主不胜酒力喝多了,我搀扶他去休息吧。”有一位不开眼的丹元开口。

    “滚一边去,沒看到旁边有人吗,还用你这个粗手粗脚的大老爷们。”吕鹏一脚踢开了准备上前的丹元,瞪眼道。

    后者显然会意,脸上露出是男人就懂的笑容。

    吕鹏起身,理了理衣衫,然后向着紫宸走去,之前他们不光灌紫宸的酒,也刻意安排了几位女修,让月儿喝了两杯。

    “吕鹏,你來的正好,紫宸好像喝多了,你快扶他去休息吧。”看到吕鹏到來,上官月儿道。

    “啊,这就喝多了。”吕鹏故作惊讶道,然后看着紫宸。

    紫宸看着吕鹏发笑,吕鹏可以对天发誓,这是他认识紫宸这么多年來,对方笑的最傻也是最单纯天真的一次。

    “是啊,你看他都要倒了。”月儿说道。

    随后,还不等她松手,紫宸身体便开始发晃。

    “哎呀,还真是这样,紫宸本就不胜酒力,今天还喝这么多,是得扶他下去休息了。”吕鹏看着紫宸道。

    “那你赶紧扶他下去。”

    吕鹏脸上有了为难之色,道:“不行啊,大家都沒有散,王穹早跑了,和尚又不喝酒,我再走了谁來招呼大家。”

    “那你叫人來。”月儿有些急。

    吕鹏看向四周,道:“你看看,都在喝,而且都不少,叫他们來还不知道谁扶谁呢。”

    “那怎么办。”月儿沒有办法了。

    “吕鹏赶紧过來。”就在此时,远处适时响起一道声音。

    “等会,马上就來。”吕鹏回答,而后又看向上官月儿道:“月儿小姐,我看你脸色微红,你沒喝醉吧。”

    月儿摇头,道:“我沒有。”

    “那你沒有,你送紫宸回去吧,我这里也沒什么人能安排,好了,不说了,我过去了。”说完,吕鹏转身就走。

    酒宴依旧很热闹,但是紫宸四周却是空空如也,只剩月儿跟紫宸。

    月儿脸上明显有了焦急之色,想要叫人,貌似沒人搭理她,而且在此刻,似乎连丫鬟都沒了。

    月儿跺跺脚,只能扶着紫宸离去,紫宸住在哪里她自然清楚,月儿扶着紫宸回紫宸的住处。

    “嘿嘿,走了,走了。”看到二人离去,众人嘿嘿直笑,表情都很猥琐。

    “大家猜一猜,月儿小姐今晚还会离开阁主的房间吗。”有人说道。

    “放屁。”吕鹏扫视一眼一众,道:“这种事情是用來猜的吗,看看不就知道了。”

    众人哄笑,作势就要跟上,但却被吕鹏制止,“你们一个个都傻啊,紫宸阁主不主动,脸皮薄,月儿何尝不是,你们这么一上去,还不等把人家吓走。”

    随后,吕鹏笑道:“等会再去看。”

    “爷爷,她们走了。”酒宴之上,灵儿也沒有离开,看到月儿扶着紫宸离去,她撅嘴道。

    “走了就走了,爷爷也该走了,你也该回去修炼了。”孙坚道。

    “我今天不想修炼。”灵儿气鼓鼓的道:“我要长大。”

    孙坚无奈摇头,沒有多言。

    上官月儿扶着紫宸到了房间,然后扶着紫宸躺在床上,为他脱了靴子。

    紫宸一路上都在傻笑,也在低声说着什么,但貌似醉话只有他自己能听懂。

    上官月儿坐在床边,静静的望着紫宸,脸上满是幸福,此刻整个房间里的布置,就像是新婚的房间一样。

    就连灵儿都能看出端倪,聪慧的月儿又怎么能不明白吗,所以她也就配合吕鹏演戏,半推半就。

    “紫宸。”上官月儿看着紫宸。

    “嗯。”紫宸傻笑答应。

    “我们终于要在一起了。”上官月儿痴痴的望着紫宸。

    “嗯。”紫宸点头,但他此刻肯定不知道月儿再说什么。

    月儿的玉手抚摸着紫宸的脸,红唇轻轻吻了一下紫宸,紫宸似乎有了感应,双目慢慢变得有神起來,但依旧是醉酒状态。

    玉手从紫宸脸上移开,上官月儿脸上忽然多了一抹愧疚,“几位姐姐,对不起了。”

    女人,沒有不自私的,特别是在心爱的人面前。

    月儿解开了自己的衣带,衣衫在光滑的肌肤下滑落,露出散发着莹莹玉光的肌肤。

    衣衫一件件退去,光滑完美的胴体展现在紫宸面前,月儿的肌肤白腻刺眼,近乎全部赤~裸的月儿,靠近了紫宸,红唇印在了紫宸的唇上。

    紫宸如遭电击,双目瞬间发亮,似乎已经清醒。

    紫宸的衣扣解开,衣服也是一件件掉落

    房中红烛忽然熄灭,被翻红浪,一首欢快急促的低声交响乐,在房间里响起,久久不散

    今日是洞房花烛夜。

    紫宸的住处外,提前赶來的吕鹏,随手挥出一道阵法,嘿嘿一笑,道:“隔音的。”

    ,,,,,。

    ps:嘿,嘿嘿,,嘿嘿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