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秦人渣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底蕴一出,众人色变,超越丹兵的兵器,貌似三十多年沒有在这片地域出现了,底蕴上散发出的气息,让人有种窒息感。

    “诸位,今日我秦仁德要在此地斩杀这个丧心病狂的恶徒,希望大家能为我做个见证。”手持底蕴,秦仁德自信心爆棚,但也有顾虑,冲着四周道。

    “此人无缘无故屠杀修士,其行为简直是惨绝人寰,天理不容,秦兄行侠仗义,替天行道,我们为你做见证。”

    “不错,此人的确该杀,他不死不足以平民愤,他活着是对我们所有势力的亵渎。”

    “杀,杀死恶徒。”

    “”

    秦仁德话刚落,就有不少修士流露出义愤填膺的表情,纷纷点头赞同,如果仔细去看,就能发现这些开口的修士大多数都是蛮夷之地的人,至于混乱之地的修士,很少有人开口。

    不过他们虽然沒有答应,但也沒有反驳,显然是默认了秦仁德此举。

    “废话少说,要战便战,你让我感觉无比恶心。”银发男子冷冷道。

    “去死。”

    有了见证,又站在道德制高点,秦仁德大喝一声,便是持着底蕴上前。

    底蕴散发刺目之光,携带着可怕气息,直接斩开了苍穹,落向银发男子。

    底蕴一出,银发男子感觉四周的空间都受到了压迫,而且入目之处都是底蕴光芒,凌厉可怕,避无可避。

    既然无法躲闪,那就力战。

    他的周身银光闪动,双掌之间极致能量催动到了极限,向着头顶底蕴挡去。

    赤手空拳去接底蕴,秦仁德脸上的表情变得狰狞起來,底蕴当空而下,他灭敌信心更足。

    “轰。”

    天地间再次发出一声震响,虚空在破碎之时,一道银色身影从汹涌的能量中倒飞而出。

    秦仁德手中有了底蕴,战力大大提升,双方交战由势均力敌到占据上风。

    被击飞的银发男子,周身的气息明显弱了许多,看起來像是受伤了。

    不过丹元前期便能赤手空拳挡住后期持着底蕴的一击,也足以证明天武者的强大。

    “死。”

    一击占据上风,秦仁德再次持着底蕴冲前而來,他的表情森寒无比,周身杀意更盛,光华闪动之间,匹练的光芒从底蕴中射出再次斩向银发男子。

    天空中,传出声声炸响,虚空不断爆碎,可怕的能量汹涌,惊呆了不少修士。

    持着底蕴的秦仁德,战力已然到达丹元的巅峰,遇神杀神,势不可挡,嚣张至极,在底蕴接二连三的攻击当中,银发男子一次又一次被击飞。

    虽说银发男子一次又一次挡住了底蕴的攻击,这份实力让人惊叹,但他自身的伤势也是越來越重,周身气息也变得虚弱起來,败亡只是时间问題。

    但有些古怪的是,对方脸色不变,面对败亡并沒有逃走,而是一次次操控极致能量抵挡底蕴。

    “哈哈,受死吧。”秦仁德发出一声狰狞笑容,携带强大气息的底蕴,再次当空斩落。

    这一次,底蕴上携带的毁灭力更加可怕。

    “轰。”

    底蕴落下,可怕能量汹涌,银发男子在这一击下终于不支,向着地面砸落而去,但对方身影刚刚落地,便是化为白烟消散。

    “怎么化成烟了,他是死了还是跑了。”

    “凭空化成白烟,难不成对方是妖物,已经遁地消失。”

    听闻炸响赶來的修士均是疑惑的望着青年化为白烟的地方,不明所以,但是天空中,所有丹元的脸色都在青年化为白烟时变得精彩起來,他们心神的震动,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分身,竟然是分身。

    秦仁德拿着底蕴打了许久才斩杀的银发男子,竟然是一道能量分身,一道分身都这么强,那对方的真身又有多么可怕。

    现在他们也终于知道为何先前看不透对方,因为人家本就不是人,只是分身,如果能够看透,那么他们也有看破虚幻的手段了。

    一时间,先前还不在意的众丹元,此刻神色都变得凝重起來,至于秦仁德,目光更是在人群中四扫,似乎要找出真身所在。

    天地间忽然变得死寂起來,沒有人说话,就如地面上那些失去温度的尸体一样,这么多人汇聚在一起,天上地下都有,但是静的却连呼吸声几乎都静止。

    “你是在找真身吗。”忽然,一道淡漠的声音从地面响起。

    众人的目光在这道声音响起之时,便是先后落在出声的紫宸身上,但可惜改变了容貌,沒有人能够认出他。

    “是你。”秦仁德俯视紫宸。

    “当然是我。”紫宸一步步上前,像是在走台阶一般,一步步踏空而起。

    “今天我刚到丹阳城,就遇见了你们秦家的几个纨绔在欺负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凡人老头,除此之外,还想杀他的孙女,我出手救了他们,进一步了解了情况,这才知道老头原先竟然也是修士,是御空之境,因为在十年前无意间管教了一下你秦家十二三岁就到处祸害凡人的人渣,就被废了修为,而在这些年來,你秦家的人渣更是数次想要玷污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

    紫宸一步步凌空,直到走到秦仁德对面,“你说这样的人渣,是不是该死。”

    秦仁德脸色阴沉,并沒有开口,其他丹元也在静听。

    “但是这样的人渣,我并沒有杀他,只是让他滚蛋,但随后你们秦家就來了两个丹元要讨回公道,我还是沒有杀他们,只是让他们速速滚蛋,两人见势不妙走了,却又带了十一个回來,这是要仗着人多群殴吗,本想教训一下这十三个丹元就算了,但谁知你们秦家人竟然扬言为了秦家尊严要灭我一族,所以为了我不被灭族,那只有杀了那些想灭我族的人,以杀止杀。”

    随着话落,紫宸又指了指地上,那里有一具尸体,而在尸体旁边,一个真元境的老人如行尸走肉般跪在地上老泪纵横,他在无声哭泣。

    “看到老人家沒有,他旁边死去的修士就是他的儿子,他是因为你们那三个人渣在强闯入城之时,被能量给震退的,他之前明明缴纳了入城费,被震退之后又上前表示要入城,你们的人非说沒有,他不满想找人理论,理论的结果却是他成了冷冰冰的尸体。”

    紫宸又指了指不远处,那里倒下了七八具穿着甲胃的尸体,“那些都是参与此事的,全部被我所杀,至于其他的,都是为了你们秦家尊严而主动來送死的。”

    天地间只有紫宸一个人的声音,声音不大却传遍全场,而在紫宸话落之后,不少人脸上流露出愤恨之色,显然这么多來他们也受到了各种压迫,但也有一些人不在意,他们是高高在上的修士,斩杀凡人跟实力低下的修士,本就沒什么不妥。

    吴柳一直盯着紫宸在看,他不敢确定紫宸的身份,但是听到对方开口,以及做的事情之后,他的眼睛亮了,拥有强大实力,杀伐果断,却放过了秦家人二次,显然是有交情,而且身为强者,却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把凡人跟修士视为同等人,人人平等。

    拥有极致能量,又有分身,战力强大,又有一颗仁心,种种迹象出现在一个人身上,这貌似在这片地域,仅有那么一个人。

    而那个人就是天蛮阁的阁主紫宸。

    “你们秦家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人失望。”最终紫宸抬头,冷冷看向秦仁德,“还有你的名字,应该改改,仁德跟你不配,仁义讲德从你口中说出简直就如放屁,你以后就叫秦无耻,或者秦人渣更为贴切。”

    “你找死。”秦仁德眼中崩现杀意,手中底蕴已然紧握。

    “我们之间的确要死一个,但我相信,那个人会是你。”紫宸认真道。

    “大言不惭。”秦仁德手中底蕴横在胸前。

    “本想拿你练练手,但是你这种人渣,实在是不配当我的陪练,索性直接结果了你,还这片地域一个清静,还有你们秦家,貌似发展路线跟三十年前几大势力一样了,所以,他们的覆灭是理所当然,而你们秦家覆灭,也是必然。”

    “你,你到底是谁,。”秦仁德脸上已经是骇然一片,而四周其他丹元听闻,也感觉心底生寒。

    显然,此次秦家真的是招惹了一个万万不能招惹的存在,以至于现在,给秦家带來了灭顶之灾。

    而三位纨绔,更是惊惧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现在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老祖能够灭杀对方,而且奢望其他人一起动手,全力斩杀这个神秘而危险的青年。

    紫宸话落,便决定动手,他周身气息开始涌动。

    虽然感觉到对方身上涌动的是丹元前期的气息,但是秦仁德还有其他丹元,依旧从中感觉到危险。

    秦仁德拿着底蕴,闪身后退,不敢贸然上前攻击。

    “诸位,此次我们秦家遇到了麻烦,还望大家出手相助,此等大恩,我们秦家势必铭记在心,日后如若有差遣,尽管开口,我们秦家必然倾尽全力。”秦仁德开始求助,同时,他手中一番,已然出现了一枚血爆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