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仁义讲德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此言一出,全场丹元色变,屠杀吞服了血爆丹的中期丹元,这实力得强到什么程度。

    丹元后期,但也绝非一般的丹元后期。

    秦仁德愤怒的表情,也变得凝重了很多,沉声问道:“是什么人,什么实力。”

    “是一个年轻人,看起來只有二十多岁,战斗的时候一头银发,至于实力,我们感觉不出來。”秦垨道。

    “废物。”秦仁德的脸色变得极为阴沉。

    再看四周,不少丹元眼底有了幸灾乐祸,特别是王家跟刘家,最近一些年來,秦家做事实在是过分,秦家弟子甚至于都不把他们两家放在眼里。

    哪怕是同等级,但秦家弟子脸上也明显带着高人一等的狂傲,现在狂傲的他们终于踢到了铁板。

    作为前來道贺的存在,一众丹元自然都沉默,这是家事,需要秦家自己解决。

    “那个人现在在哪里。”秦仁德强压怒火询问。

    “还在丹阳城的酒楼中。”

    此言一出,一众丹元心中都有了思量,杀了人还在酒楼,这是有恃无恐啊。

    看來秦家不仅踢到了铁板,还是一块很硬的铁板。

    “不过”秦垨微微沉吟之后,说道:“不过当时我们离开丹阳城时,他已经看到了我们,但却沒有阻止,想來已经知道我來找援兵,现在应该已经趁机跑了。”

    一众丹元心生鄙夷,跑,这种存在沒有杀你们,那是完全不屑,无视,能够完虐丹元中期的岂能会跑。

    听到秦垨的话,众人心中秦家的地位便是明显下降一成,族内弟子都是这个智商,那很难想象整个秦家上下会是什么样子。

    秦仁德一语不发,现在他正在思量,要不要带人回去。

    “老祖,不好了,大事不好了。”门外忽然传來一道慌乱声,一位御空从门外闯了进來。

    “混账,又出了什么事。”当着这么多丹元的面,总是这么沒礼貌,秦仁德的怒火已经压制不住。

    “城外來了一个银发人,正在那里大开杀戒,现在已经斩杀了我们数位宗主级了。”报信的御空脸上,也是明显带着骇然。

    “什么,。”秦仁德直接站起。

    “对方到了这里二话不说,见人就杀,怀疑是一个丧心病狂的疯子。”

    “就是他,那个银发小子,他竟然沒跑,还來这里撒野,老祖,你可要为秦家做主啊。”秦垨一副受了委屈的样子。

    “带我去看看,敢來天威城撒野,找死。”秦仁德直接向着大殿外飞掠而去,不过在这之前,他也是传音安抚一众丹元,扬言去去就來。

    秦仁德离去,这里便剩下一众丹元,只是众人的表情,多少都带着意动,显然都想去看看那个银发男子。

    只是众人都注意身份,沒有人开口。

    “诸位,有人來找秦家的麻烦,不如我们也去看看,如果需要帮忙,我们也正好出一分力。”一位丹元中期的修士开口。

    “呵呵,天蛮阁跟秦家可是关系匪浅,既然你吴柳说话了,那我们也去看看。”

    “不错,需要我们出手时,我们自然不会吝啬,不过秦家底蕴深厚,强者众多,想來应该用不上我们。”

    在吴柳开口之后,一众强者便是点头,脸上带着笑意,只是他们看向吴柳的目光,却是有些古怪。

    混乱之地的势力都知道,最近这些年,因为一些资源天蛮阁跟秦家之间弄得很不愉快,双方这么多年沒有翻脸,那也是天蛮阁阁主王穹的脾气好,还有秦家的炼丹技艺实在是高超,天蛮阁有依仗秦家的地方。

    但两方势力勉强维持的关系,也到了剑拔弩张的时候,有人找秦家麻烦,别人想着出手帮忙也许都是真心的,但天蛮阁的人却各个巴不得秦家人吃亏。

    “走吧。”

    吴柳丝毫不在意众人异样的目光,直接化为一道光上前,说实话,听闻秦家有麻烦,他心中还是颇为高兴的,当然,他心底还有一丝小小的激动。

    这份激动來自于天蛮阁最高层的秘密消息,那就是他们的阁主紫宸,虽然数十年沒有归來,但却沒死,而吴柳恰巧知道,紫宸突破的地方,就是蛮夷之地。

    而在这片鸟不拉屎的地域,几乎沒有大势力到來,自然也沒有人理会秦家,而且现在整个混乱之地,几乎沒有势力与秦家为敌,所以敢在蛮夷之地对秦家出手,还敢杀到天威城的,貌似真的不多。

    而在想象当中,恰巧正好有一个。

    当然,这只是吴柳一厢情愿的猜测,但只要有千分之一,或者万分之一的可能,他也要去看看。

    秦仁德刚刚离开,一众强者便是相继跟上,天威城外,几乎秦仁德刚到,其他丹元也到了。

    他们远远看到一个周身散发着寒意的银发男子,凌空而立,手中拎着一个丹元中期,就像在拎小鸡,而在其四周,则是一众惊惧的丹元,持着丹兵戒备。

    这是一个陌生的银发男子,但不知为何,在看到对方的一瞬间,众人竟然有种似曾相识的熟悉感。

    一时间众丹元脸上纷纷流露出疑惑的表情,他们远远停下,静静观看,暂时沒有出手的打算。

    秦仁德已经冲前而去,但还不等他说句狠话,或者是威胁对方一句,银发男子手中便是发力。

    “蓬。”

    一股阴寒的银色能量透体而出,丹元中期生机尽灭,一头从天空栽落,就此身死。

    银发男子给人一种冰冷,果断,森寒的感觉,就像一条毒蛇,目光所过,让人心底生寒。

    冰冷的眸子扫过,一众秦家丹元下意识的后退,惊惧不已。

    “朋友,來天威城撒野,你是不是太不把我秦家放在眼里了。”秦仁德强压心中怒火,一步步上前。

    也不怨他沒有立刻挽回秦家尊严,因为饶是他这个丹元后期也沒有看透对方的实力,对方身上就像是有一片迷雾一样,很是神秘,让人无法不透。

    “朋友。”银发男子扭头看向秦仁德,嘴角有了一抹不屑,“你们对待朋友就是扬言灭他一族吗,所以,别把这个词放在我身上,恶心,而且我们不再是朋友。”

    “杀了我们的人,还说我们恶心,你什么意思。”秦仁德冷冷问道。

    “因为你的人都该杀。”银发男子语气冰冷,“我才到这里一日,就碰上了两次压迫事件,你们秦家现在果然是牛气冲天,不仅不放过修士,连凡人也不放过,怎么,难道真的以为你们天下无敌了。”

    “这么说你就是纯属來找事的。”秦仁德眼中有了一抹杀意。

    “你秦家弟子仗势欺人,我只是阻止而已,但你们不分青红皂白,直接出动众多丹元灭杀我,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你们也认为我是來找事的,那我的确是來找事的。”银发男子周身的寒意更冷。

    “杀了我们这么多人,还敢摆出一副你很在理的样子,我秦仁德一生仁义讲德,最讨厌你这种颠倒是非的小人,今日就当着天下英雄的面,我秦仁德要惩奸除恶,斩杀小人。”秦仁德义正言辞,周身释放强大的丹元气息。

    “果然无耻。”银发男子冷哼,周身气息也跟着涌动。

    两人气息在攀升到巅峰之后,便是化为两道光直接冲向对方。

    “轰。”两道光芒在天空相撞,爆发出轰然大响,两股能量在天穹肆虐,天空出现一个又一个黑洞。

    在触碰之后,两道光芒各自分开。

    银光化为银发男子,对方的表情几乎不变,而再看秦家老祖秦仁德,脸色却是一片骇然,嘴角有着一丝殷红血迹。

    “天天武者。”

    而在远处,一众丹元的表情也是瞬间发生变化,在交手的一瞬间,他们已经感应到银发男子的境界。

    只是丹元前期,还属于那种刚刚突破,但对方打出的能量,却是极为可怕的极致能量,这是天武者才有的能量,绝对能够越级而战。

    天武者代表天武联盟,这可是一个真正的庞然大物,别说一个小小的秦家,就是混乱之地的霸主势力听到这个四个字,也不会平静。

    刘家跟王家人见到这一幕,嘴角有了一抹淡笑,看來秦家此次招惹的存在,除了自身够硬,还有更硬的后台,秦家吃不了兜着走,他们很高兴。

    “该死,天武联盟的天武者,为何会來这里。”秦仁德的脸色极为难看,心中已然有了惧意。

    在众目睽睽之下斩杀一个天武者,貌似他沒有这个胆子。

    “这是惧了吗,貌似不好玩啊。”在城门口附近,紫宸,孙坚,灵儿三人抬头,紫宸嘴角有了一抹冷笑。

    “你是天武者,來自天武联盟。”空中秦仁德看着银发男子。

    银发男子开口,声音冰冷,道:“我一路走來都是依靠自己的资源突破的,并未加入任何联盟,今日出手,也是看不惯你们的做派,所以,不用顾忌,全力一战吧。”

    “你这是在挑衅。”秦仁德声音冷了下來,周身杀意再次涌动,对方既然不承认,那他就索性不知,直接灭杀即可。

    “杀我秦家人,又在天威城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纵然你有强大后台,今日我秦仁德也要替天行道,惩奸除恶。”

    就在话音落下间,秦仁德手中闪过一片绚丽光芒,而后一股恐怖气息席卷。

    他竟然直接拿出底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