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五章 战事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五人像是倒豆子一般,告知了一切他们知道的内容,一刻钟之后,秦河又把这些内容重复给了紫宸。

    “守住传送阵的目的,只是单纯的不让人出去,难道现在很多人想出去。”紫宸皱眉。

    “这里已经乱了,各个势力都在开战,有很多修士都想跑出去避难,不过有他们守着,沒有人能出去。”秦河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他刚刚从五人那里得到消息,秦家遭受到朱家五人的攻击,丹阳城已经告破,而且这是半个月前传來的消息,除此之外,刘家跟王家也纷纷遭受到其他势力的攻击。

    紫宸点点头,道:“好吧,既然乱了那再乱一些也无妨,所有事情一件件解决,先去救秦星。”

    在五人的指点下,众人出发去找秦星,在这期间王仙儿一直拉着紫宸的手,玉手冰凉脸色发白。

    “不用担心,不是说王家传承了无极宗的战技吗,如此战力在各大势力当中都是佼佼者,是不会出事的。”紫宸拍拍王仙儿的手安慰。

    王仙儿心情不好,紫宸自然也不会笑,于是连带着整个队伍都跟着沉默,沒有欢笑的队伍中充斥着一股肃杀之气,五位朱家丹元心中更是无比恐惧,开始胡思乱想。

    “紫宸,你是紫宸,当年灵武宗的那个小家伙。”忽然,一位丹元想起來什么,发出一声惊呼,脸上的表情变得惊骇起來。

    听闻惊呼,紫宸连头都沒回,直接无视了对方。

    “是他,果然是他,当年的真气小家伙,现在竟然成为一群强者的大人。”丹元脸上骇然更浓。

    紫宸这个名字在蛮夷之地并不陌生,甚至于家喻户晓,曾经的他一直干着让蛮夷之地轰动的事情,上到宗主级下到幼小孩童,几乎沒有人不知道他的名字。

    他从灵武宗覆灭之后,就一直遭到大势力强者追杀,他的画像曾一度贴在蛮夷之地所有有人类修士居住的各个地方,但就是如此大规模大动静都沒有杀死紫宸,反而还让他越战越勇,最终在逆境中成长到让所有势力都忌惮的地步。

    而最终也因为他,所有大势力的弟子被强行闭关一年禁止外出,直到最后紫宸彻底消失,疑似去了混乱之地。

    沒想到几年之后,对方不仅沒死在外面,反而带着一众强者强势归來。

    在这惊呼之后,另外四人显然也想起了紫宸是谁,脸上的惊惧更为浓郁。

    果然,对方已经成长到让他们颤栗恐惧的地步了。

    “嘿,认出了紫宸难道沒有认出佛爷我,你们的眼神可是太有问題了。”和尚忽然转身,冲着五人喝道。

    善恶和尚,当年也是名声在外,而且是最早一批被认定的妖孽,而当时紫宸还只是一个勉强被称为天才的存在,只是紫宸横空出世,一路呈直线速度的成长,彻底盖过了和尚的锋芒。

    “你是善恶和尚,你们竟然都回來了。”五人脸上自然流露骇然,因为他们隐约猜出了其他几人的身份。

    “哈哈,那当然,佛爷当时离开就是为了王者归來的。”五人的表情和尚很满意,得意的大笑起來。

    五人的心,已经变得死灰,绝望,本以为此事双方还有商量的余地,但得知对方的身份之后,他知道不可能了。

    在生命的威胁下,五人不敢有丝毫偏差的指出了秦星所在的地方,并不是灵耀城朱家,而是一个相距此地并不远的小镇。

    这本是属于秦家管辖范围内的小镇,但是此刻全面被朱家接管。

    在路途当中,王仙儿的脸显发白,眼中带着不忍,冰凉的玉手紧紧抓着紫宸,紫宸的眉头也是紧皱,和尚脸上已经有了怒意,其他人的表情跟几人相差不大。

    路途之中的空气里飘散着尸骨的腐臭味,半路尸骨随处可见,而且多数都是老幼病残,在这其中紫宸还看到数具还裹在单薄襁褓中婴儿的尸体。

    除此之外,在路途中时而还能看到瘦骨嶙峋又如行尸走肉一般的冷漠路人,他们都是一些普通的凡人,正在逃难。

    他们看到路旁的死尸面无表情,整个人就像行尸走肉一般,只是在看到紫宸一群人明显是修士的打扮后,露出明显的敬畏与恐惧,当然,还有一抹潜藏在眼底深处的浓浓怨恨。

    “战事发生多久了。”紫宸紧皱的眉头慢慢舒展,淡淡询问,脸上已经看不出喜乐。

    “一一年有余。”后方响起丹元颤抖的声音。

    紫宸仿佛沒有听到后方的声音,只是淡淡道:“蛮夷之地资源匮乏,灵气并不充裕,猛兽凶兽妖兽横行,对于修士來说,这些都能称作资源,但是在凡人眼中,这些都是灾难,在和平时期他们都无法保证基本的一日三餐,每天认为最开心的事情,就是能吃到一日三餐,为了这个在别人并不是目标的目标,他们努力着,快乐又艰辛的活着。”

    众人沉默倾听。

    “我小时候住在一个小山村,因为地处偏远,四周又沒有极具价值的东西,所以这里无人看管,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村长就是村里最有威望的。”

    “村民以打猎为生,死伤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每日在家中听闻最多的就是生离死别时的哭嚎,而村民们每天最忧虑的事情,就是食物的问題。”

    众人全部都看着紫宸,显然这是第一次听紫宸说起他的出身。

    “村民每日打猎勉强能够维持生计,大家的生活虽然艰苦,但每天脸上都带着笑,当时老村长说有笑才有希望,生活简单,千遍一律的重复,有艰辛有欢笑,但这种生活就在某一日突然发生了变化。”

    “大山中的一只被村民曾经击伤过的猛兽突然蜕变成为了凶兽,本就凶狠的它也是变得更为凶残,在某一日它闯入了这个偏远的小村。”

    紫宸话到这里,妙空想起了第一次看到紫宸时的情景,一个身形瘦弱衣衫破烂还沾着满身血迹的少年,倔强的站在灵武宗的山门前

    “普通人的生活本就艰辛,现在战事又经历了一年多,最先遭殃受罪的自然还是他们,他们连最基本的生活來源都沒有了,剩下的也只有一条路。”

    紫宸平淡的话语到这里便是停顿,然后淡淡问道:“此次战事发起者是谁。”

    这个问題之前秦河并沒有询问,因为根本就沒有想过这个问題。

    “是是天杀阁。”后方响起朱家丹元的声音。

    “果然是他们,也只有他们才能干出这种惨绝人寰的事情來。”紫宸开口。

    蛮夷之地七大城三大派这个格局已经持续了将近万年,在这期间虽偶有战事,但也不像现在一般,偌大的一个丹阳城都被攻占。

    双方战力相差这么大,只能说明有外來势力注入进來,而这个势力应该就是天杀阁背后的那个传承古老的让所有势力都惊颤的天杀盟。

    而朱家能够打下丹阳城,想來也是借助了天杀盟那些杀手的手,或者早已加入了他们所在的势力。

    如此一來也就可以解释,为何朱家人知道秦河來自混乱之地的一个大势力,还敢放他回去取资源,或者是搬救兵。

    想通了这些,紫宸平静表情下那颗冰冷的心,也是变得冰寒一片。

    “蛮夷之地资源本就不多,走出的修士实力低下,被外界势力嘲笑,不屑的称为蛮夷狗,大家只有团结起來共同进步才是崛起的正道,如此资源匮乏的地方,也是经不起任何的内斗消耗,凡人死亡太多,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妖孽天才还沒有走上修炼一途就夭折,而且我相信,比起势力中的妖孽天才,凡人中的潜藏的这种存在更多,他们创造的奇迹也就更大。”

    紫宸再次说出平静的话语,众人沉默,沒有人回答,因为他们不知该如何回答紫宸这句话。

    朱家五人听闻心中则是有了不屑,心想就凭你一人带着这么一点点人,就想让所有势力化干戈为玉帛,这不现实,别说今非昔比的天杀阁,就是其他几个势力都不会答应。

    紫宸话里的意思,是不是要大家化干戈为玉帛,恐怕只有他一人知道。

    路途之中遇到的凡人更多,等到一行人到达小镇时,小镇门口已经聚拢了众多凡人。

    他们骨瘦嶙峋,衣不遮体,成群散在小镇外,至于小镇门口,则有朱家修士把守,一旦这些像是叫花子一般的凡人敢靠近,就会用手中的皮鞭抽打。

    而在不远处,就有几具被鞭痕累累的尸体随意丢弃在那里,那触目惊心的血槽,也是时刻提醒着四周的凡人。

    紫宸一行人的到來,自然吸引了所有凡人的目光,他们在敬畏之时,脸上呈现更多的还是怨恨。

    正是这些修士之间的战乱,才毁了他们的家。

    人群分开,五位丹元被扔在了地上,在哀嚎声中,一众凡人的目光再转,落在五人身上。

    凡人脸上流露出冷漠与疑惑,他们并不认识这五人,但是朱家的守卫在看到五人之后,脸色也是剧变。

    “敢來朱家地盘撒野,不想活了吗。”

    就在此时,从镇中传出一道冷漠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