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 光之剑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众位御空一冲而上,虽然看不到他们蒙面下的表情,但是从对方冰冷的眼眸中,自然能够猜出,这是一张张毫无表情的面容。

    丹兵光芒在闪耀,面对上官家的嫡系弟子,他们举起了手中的丹兵,然后狠狠打出一击。

    就在此时,上官冰喜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人,只见对方双手在前方简单的一个划动,众人就感觉脚下一颤,身形瞬间不稳,而后一道道光芒便是从他们脚下冲天而起。

    这些光芒,像是一柄柄绝世利刃,发出铿锵音,席卷了众人,惨叫声再次响起,不断起伏。

    在这一瞬间,足足有六位御空,被利刃自下而上切割开來,肠子内脏,流了一地,全部死于非命。

    转瞬间,上官冰喜的面前,御空就被全部清空。

    听闻一声声凄厉惨叫,上官奇翔感觉心在滴血,为了进入深处,上官家做了万年的准备,此次更是给他派了足够的人手,但却在这里,折损了十余人。

    惨叫声听在耳中,使得他的表情更加阴沉,周身杀意更盛,但是奈何,他被这个杀手死死缠住,根本脱不开身,哪怕他已经数次击伤了杀手,但一次次上前,一次次被杀手逼退。

    “轰。”

    忽然一股强大的气息涌动,刚刚斩灭数位御空的阵法,却是在一股大力之下被震碎。

    又一道黑影冲了上來,周身散发强大气息,刚刚就是他摧毁了阵法,显然这是一个拥有妖孽般战力的存在。

    这是一个蒙面男子,望向上官冰喜的眼神非常复杂,但是看向吕鹏时,却简单了很多。

    他的目光冰冷而残暴,之后就冲向了吕鹏,沒有了阵旗,吕鹏的战力大大减弱,短暂的交手之后,就被击飞了出去,大口咳血。

    吕鹏也是妖孽,但奈何他一切的妖孽手段,都在阵旗之上,沒了阵旗,就像一只沒牙的老虎。

    吕鹏刚一被击飞,冷漠的上官冰喜便是动了,只见她手一挥,一片绚丽的色彩从眼前出现。

    像是一道匹练般的彩虹,划过了长空,向着前方激射而去。

    刚刚击飞吕鹏的妖孽御空,那复杂的眼神中,瞬间有了骇然,他周身光芒闪动,手中丹兵向着前方格挡,一个又一个光罩从周身撑起。

    “砰。”

    在这漆黑的夜里,响起了一声沉闷的炸响,在这绚丽般的光芒之下,妖孽御空周身的防御,瞬间被击碎,同时一股大力涌进了对方的体内。

    纵然丹兵把这股能量,消弱了大半,其余的能量依旧震得对方咳血,然后整个身体,向着山岭之下跌落。

    在倒飞之时,天边的虹光还沒有散去,他看到山岭之上,其他的天才御空,被虹光掠过,瞬间他们的脑袋,就离开了身体,跌落山岭。

    上官冰喜的手中,多了一柄光之剑,绚丽夺目,一股股强大的气息,自光之剑上发出。

    而在前方,数具无头尸体,也在此时倒下,跌向山岭。

    战斗因此有了短暂的停顿。

    “你你。”看着那柄光之剑,上官奇翔的眼中,骇然之色更浓,但紧接着,随之而來的就是死去手下后的愤怒。

    “上官奇翔,一决生死吧。”山岭之上,持着光之剑的上官冰喜,表情更为冷漠,在光之剑的衬托下,她的面容也是散发绚丽光彩,很好的掩饰了惨白的脸色。

    “你要跟我一决生死,呵呵,是在床上吗。”因为愤怒,上官奇翔的表情变得狰狞,整个人显得更加邪异。

    冷漠的上官冰喜,听闻这句话,情绪难免发生波动,刚刚压制住的伤势,再次发作,咳血一口殷红的鲜~血。

    “怎么,很激动吗,看來你是迫不及待了,我的好妹妹。”上官奇翔再次邪笑。

    “去死。”

    冰冷的杀意,充斥天地,这是张皓天第一次开口,也是倾尽全力的一击。

    这一击,不再是攻防皆备,而是最强力的攻击,也是目前张皓天唯一能打出的强势攻击。

    滔天的杀意,像是潮水一般,席卷了上官奇翔,一柄利刃划破黑暗,闪耀无尽光芒,冲向了上官奇翔,这一击闪亮而刺目,有违暗杀之道,但却是最强实力的见证。

    面对张皓天的强势一击,上官奇翔也是微微变色,但是只有攻,沒有守的杀手,在他看來,已经完全沒有威胁。

    他手中的丹兵,也是瞬间亮了起來,展现一股至强至大的气息,而后,丹兵狠狠的砸向利刃。

    “轰。”

    天地在这一击之下,都开始了颤抖。

    上官奇翔带來的人,围占了山岭,杀死了上官冰喜的所有守护者,而在山岭的最外围,依旧有人影闪动,这些都是上官奇翔的人,他们隐匿在暗中,包围了四周,以防上官冰喜逃跑。

    此刻,所有人都远远望着山岭,看着远处的战斗,看向杀手打出闪亮而刺目的强势一击。

    他们的注意力,已经被战斗给吸引。

    无声无息之间,一位御空身后的虚空破开了,一道漆黑的身影出现,他周身漆黑,像是跟黑夜融为一体,但却有一双血色瞳孔,跟黑暗格格不入。

    但可惜,此刻众人都在看战斗,沒有人注意到这一幕。

    漆黑的大手,在这漆黑的夜里,慢慢伸向一位御空,然后堵住了对方的嘴巴,扣住了对方的脖颈,狠狠一转。

    在轻微的咔嚓声中,御空慢慢倒在了地上,至于他的灵念,也是在第一时间被灭。

    在这漆黑的夜里,黑影仿佛是黑暗中的主宰,又像是一个恶魔收割者,在夺取一位位人类修士的生命。

    无声无息之间,一位位御空倒了下去,沒有任何声息,沒有引起任何动静。

    直到最后一人倒地,也沒有引起丝毫察觉。

    “轰。”

    一声大震,上官奇翔跟张皓天的战斗分出胜负,后者手中品质并不高的利刃,被生生的砸碎,而后丹兵落在了张皓天身上,又砸飞了他的身影。

    这一次,倒在地上的张皓天,并沒有继续隐匿身形,似乎受伤很重,许久都沒有起來。

    战斗到了这里,已经快要结束。

    上官冰喜虽然站着,却受了很重的伤,不足为惧,而那个阵师,也是生死不明,至于杀手,也仅剩半条命。

    再看上官奇翔这一边,还有十几位御空,除此之外,还有一位妖孽般的存在,至于外围的御空,他都沒有算在内。

    “我的好妹妹,你打算怎么死,是死在我的刀下,还是死在我的枪下。”上官奇翔的脸上,有一道长长的血痕,蒙面已经不见,这是张皓天一击之后留下的,这让本就邪异的上官奇翔,变得更加邪异。

    “在我眼中,你就是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上官冰喜冰冷开口,手中光之剑紧握。

    “畜生,我不喜欢这个称呼,好妹妹,我希望在你心中,我是一个‘禽兽’。”上官奇翔在笑,但是那笑容,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之感。

    张皓天踉跄的爬了起來,一双冰冷的眼眸,死死的上官奇翔,但他刚刚动弹了一下,就感觉心口传出火辣辣的疼痛,直接咳出一口鲜血,然后再次倒在了地上。

    吕鹏也是踉跄走上山岭,但是那一步三晃的样子,显然沒有什么强大战力了。

    “这里都是我的人,今日你们插翅也难逃,正好,你们两个今日就做个见证,看看我是一个畜生,还是一个禽兽。”上官奇翔望向吕鹏跟张皓天。

    “你不是人。”看到上官奇翔那邪异的笑容,两人只感觉心底生寒,显然对方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脱离了人类,近乎跟一只畜生一样。

    “哈哈。”上官奇翔邪异大笑,然后冲向上官冰喜。

    但是他迎來的,自然是那柄闪烁着彩光的光之剑,匹练般的彩色光芒,再次照亮天穹。

    在这亮光之下,隐约还能看到远处有身影闪动,但在这一刻,沒有人会注意四周,纵然是注意,也会认为是自己人。

    上官奇翔挡住了这一击,但自身也退了数步,眼中的邪异更盛,“这是我好叔叔的兵器,想不到竟然让你带了出來,他对你不薄啊,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攻击,你还能打出几次。”

    在狞笑之间,上官奇翔再次冲向上官冰喜。

    在激烈的交锋当中,上官冰喜的能量终于耗尽,而上官奇翔脸上的邪异狞笑,也终于盛开。

    他一步步走向沒有一丝力气的上官冰喜,但隐隐之间,他感觉哪里有些不对。

    似乎,那怨毒的目光不见了。

    上官奇翔终于发现了不对的地方,那个杀手跟阵师的本來看向他们怨毒的目光,此刻竟然消失了,反而还变得平静起來。

    而上官冰喜本该绝望的神情,此刻也变得极为平静。

    “怎么回事,难道知道必死无疑,他们懂得享受了。”

    就在上官奇翔心生疑惑之时,一道冷漠的声音从他的身后响起。

    “够了,上官奇翔,一切都该结束了。”

    随后,脚步声响起,但已经近在咫尺。

    上官奇翔邪异的狞笑瞬间收敛,冷汗自额头滴落,这道冷漠的声音,听來是那么熟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