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无耻的大势力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两人瞬间交手百余招,不分胜负,恐怖的能量卷动,就连死寂之地,也平静了下來,一众幽灵不敢现身。

    灵兵、战技,频频出现,能量震荡四方。

    刘晨,王石等人,均是望着这一战,沒有说话。

    突破到御空,所有人的战力,都提升了很多,这是一种质的蜕变,一众妖孽的差距,也不再那么明显。

    短时间内,又是数百招过去,当年张皓天斩杀妖孽时,也沒有用这么长时间,这一战显得很艰难。

    “哼,既然你要送死,那我就成全你。”楚勋披头散发,嘴角有鲜血留下,眼中寒光闪烁,杀意无限,周身冰寒气息涌动,让人心神皆颤。

    “这句话我送给你,想死我也可以成全你。”张皓天脸色惨白,却依旧冷酷。

    “轰。”

    二人蓄势,再次碰撞,像是两颗巨大陨石,狠狠撞击,与此同时,灵兵跟强大战技,也是辅助出现,引发响彻天穹的震颤,无尽鲜血飞洒。

    张皓天的肩甲被洞穿,血流如注,楚勋的一条手臂,差点被斩掉,露出了森森白骨。

    如此惨烈的大战,让人心惊。

    二人完全是拼了,以命搏命。

    而下方的死寂之地,更是沉寂的可怕,一众幽灵不再出现,显得静悄悄的。

    两人的战斗,幸好是在空中,如果在地面,自然要把这片地域给打的塌陷。

    “噗。”张皓天极速倒退,大口咳血,脖颈处有一道浅浅血痕,险些被斩了脑袋,他表情冷酷,异常狠辣,拼死打出了一击。

    “哧。”

    而楚勋,心口上出现一道很深的伤痕,险些被张皓天击穿心脏,殒命当场。

    两人连连触碰,伤势都很重,看的人无比惊叹,如此血腥战斗,让人心血沸腾。

    最终,二人再次交手数百招之后,这一战落下帷幕,张皓天一脚踹在楚勋的胸口,大片光芒挥洒,楚勋向着地面落去,大口咳血,脸色惨白。

    而他也不好受,险些被灵兵一分为二。

    “蓬。”之后,一个大脚狠狠的踩在了楚勋的身上。

    楚勋败,张皓天胜。

    战斗的结果,让人有些发傻,传承了近乎万年的楚家,一位妖孽竟然败在了一个散修手中。

    “怎么可能,楚家妖孽,被一个散修踩在脚下。”

    “这太不可思议了,难道张皓天也是一个天武者,也有无双战力。”

    众人惊呼,一脸的难以置信。

    不过知道张皓天身份的人,也都释然,他可是得到了人屠的传承,传言当年人屠连天武者都斩杀过,传承有多么可怕,想想便知。

    楚勋披头散发,被踩在脚下,但双目之中,寒意却更盛,很是不屈。

    “是我太急躁了,沒有领悟更深的战技就出现了,有本事就动手,要不然下次,死的一定是你。”他眼中寒光闪闪,很是不屈,犹如万年寒冰。

    “还敢威胁,那我就送你上路。”张皓天很冷酷,眸子冰冷,杀意果断,周身气息涌动,就要一脚踏死楚勋。

    “住手。”

    忽然,一道爆喝声响起。

    “住手,给我住手。”

    楚勋生命垂危,其他人也是大喝,化为一道光上前。

    三位妖孽出现,犹如一道道光,眨眼就到了二人面前。

    均是不善的盯着张皓天,眼底之中,杀意一闪而逝。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张皓天脚踩楚勋,冷眼扫向三人,把楚勋踩在脚下,他也付出了代价。

    “哼,张皓天,你好大的胆子,本是切磋而已,你竟然下如此毒手,要杀人灭口。”黎家妖孽上前,眼中寒光闪闪。

    “不错,只是一场切磋,你侥幸胜出,竟然趁机下杀手。”

    其他两人,也是冷眼相视,神色不善。

    众人哗然。

    这是一场切磋吗,但之前为何说要下杀手。

    “你放屁,我们之前可是说好的,生死一战。”张皓天怒道,早就在紫宸那里听过大势力的无耻,想不到自己今日真的碰上了。

    “生死战,凭你也配。”

    “你什么身份,我们什么身份,楚兄只是让你一招,不让你输得如此狼狈,你不知道感恩也就罢了,竟然要痛下杀手。”

    “真是不知好歹,楚家传承万年,底蕴深厚,岂是你一个小小散修,就能随便战胜的,这是在让你,你都看不出來。”

    三位妖孽,说的理直气壮,让张皓天有些发傻。

    而下面一众观战的众人,一个个也是发蒙,这是什么情况。

    “故意让我吗。”张皓天都快气乐了,脚下一用力,踩的楚勋一阵龇牙咧嘴,才道:“你看看这样子,像是让我吗。”

    “为何不像,楚兄高风亮节,故意让你有何不可。”三人脸皮很厚,说话理直气壮,理所当然。

    生机就在眼前,楚勋一语不发,表情悲壮,还有一丝的痛惜,搞得就像自己真的让了对方一招一样。

    看到对方的样子,张皓天气急,恨不得一脚跺死他。

    “你们”冷酷的张皓天,碰上这帮无耻的人,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颠倒是非黑白,还这么理直气壮,这除了无耻之外,还需要从小养成这种无耻的习惯,才能张口就來。

    “不错,我就说吗,区区一介散修,竟然能战胜一位妖孽,原來是楚勋故意相让。”

    “可惜了,楚勋这等高风亮节,竟然会被有心人利用,险些丧命,这也太无耻了。”

    “我们是散修,败了固然可以,也沒有什么丢人的,就连紫宸当年不也是被追着跑,散修可以败,但却不能沒有骨气,沒有尊严。”

    人群中,响起了一道道声音,但都很虚幻,让人无法确定真身。

    张皓天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本就不善言辞,气的不行。

    “这话就不对了,散修为何不能战胜大势力,前有紫宸,后有张皓天,一个是天武者,有无双战力,又一个传承了人屠的传承,当年人屠连天武者都杀过。”

    有人发出不满声。

    “人屠的传承又能怎么样,楚家传承万载,不知道有多少强大传承,而且明明是让他的。”

    “就是,张皓天实力也许很强,但是却沒有一点骨气,就连我这种散修,都为其感到不耻。”

    人群中的声音,越來越多,有的纯属是巴结大势力,而有的,更是见不得张皓天如此强势,心生嫉妒。

    声音虚幻缥缈,之后,再由一个个散修开口。

    力挺张皓天的声音,也是越來越少。

    “真是无耻,现在还踩着楚勋,难道你真的以为你无敌了吗。”又有人开口。

    之后讨伐的人更多,在这一刻,张皓天反而惹了众怒,一番激战,受伤很重,却被说成了无耻小人。

    再看楚勋,一副痛惜的样子,悲天悯人,仿佛真的有高风亮节一般。

    “够了,做人不可以无耻到这个地步。”一声冷哼响起,武默从人群中走出,冷眼扫向众人。

    “我不管你们是故意害人,还是受到了某种蛊惑,但是张皓天今日战胜,凭借的是自己的实力,不要颠倒是非。”

    武默一开口,人群中的反驳声,便是少了很多,之后,他冷眼扫向三位妖孽,道:“还有你们,别总是丢家族势力的脸,战斗胜负如何,大家有目共睹,是不是让了一招,大家心中都有数,你们还是给你们家族留点脸面吧。”

    “武默,你什么意思,我们明明看到楚勋让了一招,才让他侥幸获胜,大家也都看到了,你一出现,就要以势压人,难道大家连实话都不能说了。”黎沃盯着武默。

    “实话,哈哈。”武默大笑,道:“只要不是傻子,都看出了刚才那一战,你竟然说这是实话,果真很有风采,跟你们身后的势力很像啊。”

    “武默,你不要一口一个我们势力怎么样,战斗的是非曲直,大家有目共睹,楚勋让了张皓天一招,让他获胜,他不感恩戴德,还要痛下杀手,难道他的作为,还是君子之风了。”苍家妖孽也是开口。

    “人可以无耻,但也不能无耻到这个地步,这本就是生死战,楚勋实力不济,死了活该。”冰冷的声音出现,刘博从人群中走出。

    在他旁边,王石跟王穹也出现了。

    引发哗然,显然这是要帮张皓天说话,散修中沒有人再开口。

    “刘博,此言差矣,这本就是一场切磋,我们看到楚勋让了一招,我知道因为紫宸的关系,你们要保张皓天,但也不要做得这么明显。”黎沃再道,口才很好。

    “不是他们要保张皓天,他们说的是事实,张皓天赢楚勋,是真正的实力。”刘晨也出现了,旁边是秦家两兄弟。

    “哈哈,你们不愧是紫宸的朋友,此刻都出來说话,既然你们这么说了,那我还能说什么呢。”黎沃大笑,“你们说是实力,那就是实力吧,本是切磋,在赢了之后,又说是生死战,你们果然很‘正义’。”

    转而,黎沃看着张皓天,道:“张皓天,既然你赢了楚勋是事实,那就随便吧,但是你敢不敢跟我打一场,生死战,两人只有一个能活着。”

    “你。”

    众人色变,张皓天都受伤了如何能跟妖孽一战,这明摆着是要坑死他,这才是他们的目的,就跟当年在战台上,要坑死紫宸一样。

    “不错,张皓天,你不是实力很强吗,能胜了楚勋,那自然也能胜了黎沃,进行一场生死战又如何。”黎沃旁边,苍家妖孽也是冷笑。

    张皓天脸色不断变幻,他不善言辞,此刻被挤兑的很是生气,怒道:“好”

    “好,好,好,真是一个好建议。”但在此时,一道掌声响起,紫宸从人群中走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