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四章 阵法大师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宗主级出现,涌动的气息是可怕的,瞬间就引起了无数人的目光。

    “那是谁,只是灵元境,竟然跟两位宗主级在一起。”

    “是啊,竟然站在中间,看起來很了不起的样子。”

    “看他那衣服,像是水波在荡漾,让人发晕,他不会就是阵法大师吧。”

    下方,响起了一道道的议论声。

    三道身影,飞快的向着刘家而去,显然是商量遗迹之行的事情了。

    沒过多久,阵法大师出现在永器城的事情,就传了开來。

    而阵法大师马闫顷这个名字,也是第一次被众多散修知道。

    “阵法大师一出现,遗迹之行,指日可待。”

    “不错,期待了许久,终于可以进入遗迹了,只是不知道,这次能得到什么。”

    所有人都充满了期待。

    也就在当日,许久沒有出现的几大妖孽,纷纷现身,这一次,他们都是高调出现,周身涌动无尽战意。

    “阿罗,你敢现身,我楚裂就敢斩你。”楚裂出现了,他的周身,寒意更浓,气息更加滂湃,一个多月的苦修,他的实力更上一层楼。

    “阿罗,你躲了多久了,都成缩头乌龟了,敢不敢出现,看我耿乐一巴掌拍死你。”耿乐也出來了,高调开口,周身杀意弥漫。

    二人的灵戒被抢,吃亏最大,颜面全部丢失,对于阿罗的恨意也是更浓。

    此次出现,实力突破,自信心暴涨。

    苍黎两家还有武宗的妖孽,也是纷纷出现,这一段时间,他们都在闭关修炼,就是为了更胜一层楼,找回当日丢失的面子。

    五打一,还被打晕,这简直就是耻辱。

    身为大势力,必须要洗刷耻辱。

    一个月的苦修,日日炼化元力丹,他们的实力最终突破,此刻充满了自信。

    他们是妖孽,战力最强,战技无双,实力再次突破,相差四重天,根本不惧一个小小的真元四重天阿罗。

    “只是突破一重天就敢叫嚣,不是御空在人家面前摆谱,这就是找死。”王家人出來了,听闻几位妖孽的叫嚣,都是冷笑。

    当初紫宸二重天,就能力战六重天妖孽,越级四重天战斗,几人区区八重天而已,就算是紫宸实力不突破,也能力压他们。

    这一个多月,沒有人闲着,当日紫宸以一敌五轻松获胜,带给人很大压力,在这期间所有人都在闭关修炼,而实力也都有了进步。

    王穹一语不发,站在那里,周身像是披上了一层神秘幻彩一般,让人无法看透,他从不跟人动手,实力一直都是一个迷,但作为云霞城第一妖孽,有人猜测,在所有妖孽当中,王穹将会是第一个进入灵元境的人。

    武默身穿宽大衣袍,像是沒睡醒一般,懒散之极,他跟妙空一起出现,看到几人,纷纷打着招呼。

    “阵法大师來了,遗迹之行,想必也快了。”

    “应该就在这几日。”

    永器城中的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來,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准备进入遗迹。

    对于人屠的葬地,所有人都充满了期待

    永器城,刘家大厅。

    “得到的东西,我必须要先选一样。”刘家大厅当中,几位宗主级就坐,商议此次遗迹之行,马闫顷提出了要求。

    “传承可不行。”有人皱眉,传承事关重大,不能让人先挑。

    “战技传承我不要,但如果是阵法传承,我必须得到,还有发现有价值的东西,我必须最先挑选一样。”

    “可以让你挑选一样东西,但是阵法传承你不能拿走,我们几家商量过,一旦发现阵法传承,只能共享。”

    “这个可以。”马闫顷沒有任何犹豫,参悟阵法,需要的是悟性,就算是再多人修炼,沒有悟性也是白搭。

    之后几方大势力,对细节做了相对性的补充,双方便是达成了一致。

    就在当日,一个惊人消息放出。

    一日之后,几大势力合力进入遗迹。

    众人哗然,整个永器城沸腾,所有人狂欢,未來机遇跟危险并存,无法预测。

    这一晚,注定了是一个不眠之夜,明日,将有无数人用生命去赌博

    紫宸跟阿天听闻消息之后,彻底傻眼。

    这也太巧了吧,自己刚刚打算前往,阵法大师就來了。

    听莫老的建议,二人跟着他们,让他们破解外面的大阵,到了内部之后,再分开行动。

    众多大势力相聚,再次进入遗迹,这一次,规模更大,强者的数量更多。

    除此之外,大势力还带來了丹兵,來了宗主级强者,还有阵法大师,可谓是做了十足的准备。

    紫宸跟阿天,在人群最中间。

    “他们还真是嚣张,忘记了当日被打晕的场景了吗。”阿天很是不满。

    一路上,五大妖孽,畅所欲言,毫不忌讳,一个个都是扬言,一巴掌拍死阿罗,一指点死阿罗,听得阿天很生气。

    “不用理会他们。”紫宸冷笑,眼中寒意一闪而逝。

    这些人大言不惭,死不足惜,在永器城他不敢杀人,但却不代表在这里也不敢。

    用阵法坑死他们,也不是不可能。

    “轰。”

    滂湃的能量涌动,外围的阵法,正在逐渐破解。

    不得不说,这阵法大军当中,还是有一些能人的,众人破阵的速度很快。

    一刻钟不到,便是前进了百米,破去数个大阵,无一伤亡,可不像当日,全凭炮灰探路。

    “嗡。”

    阵法颤动,道道涟漪涌现,一道道可怕气息涌动,但紧接着,七八人发力,向着阵法各个地方攻击。

    “蓬。”

    几息之后,阵法爆碎。

    众人惊叹,这也太容易了吧,只是打出几道能量而已,就破了一个大阵。

    要知道,在之前的时候,众多大势力被阵法围住,可是用禁器轰开的阵法。

    “不愧是阵法师,永远不能用实力评判的存在,区区几道能量打出,就能化解一个能斩杀御空的大阵。”

    所有人望着阵法师的目光,都变了,很是热切,对于神秘的阵法师,也算是有了些许了解。

    一个个阵法被破解,这些人手段很高,那阵法大师岂不是更高。

    众人目光落在马闫顷身上,一脸崇敬,之前有传言,马闫顷用阵法斩杀过一位宗主级,之前每人信,但现在看來传言似乎是真的。

    外界的大阵有很多,破阵的速度正在变慢,阵法大师马闫顷却连一眼都不扫,显然很不在意,任由一群后辈破阵。

    “大师不出手,他们不会有什么危险吧。”看到破阵速度再次变慢,一位御空忽然开口。

    “这些都是最简单的阵法,难度不大,他们只是速度慢些,不会有大问題。”马闫顷自信道。

    “但是上次有人就发现了一个连环阵,死了不少人,此次不会也有这种阵法吧。”又一人说道。

    “连环阵,这怎么可能,这种阵法难度很大,一旦破开,就会消失,这外围能出现一个就不错了,不可能有第二个。”马闫顷很自信。

    “这个还是小心为妙。”

    “你们多虑了,人屠死了不知道多少年,他是阵法大师,我同样也是,阵法传承,我也许不如他,但是阵法造诣,我自问不会输,这里不可能有连环阵,我保证。”马闫顷很是笃定,脸上有了不悦。

    “这里应该有连环阵,我们要小心一点。”远处,望着破阵的众人,紫宸小声说道。

    “小家伙,你也懂阵。”马闫顷扭头,望向紫宸,目光很是锐利。

    紫宸的低语,被他听到了,心中本就不爽,此刻也是对紫宸发难。

    “不懂。”紫宸摇头,不再开口。

    “阵法一途,浩瀚如海,你这个小娃娃,不懂就不要胡说八道,更不要质疑别人的话。”马闫顷的目光,很是不善。

    “你是哪里來的小家伙,这么多强者在场,有你说话的份吗。”

    “不知天高地厚,竟然在阵法大师面前胡言乱语,真是不知死活。”

    看到马闫顷很是不悦,顿时就有一两位御空开口,声音冷漠。

    “真是无知小辈,竟然反驳大师的话。”

    “不错,一个小辈,懂什么阵法,简直是胡说八道。”

    又有御空开口,言语不屑,眼中满是讥讽。

    “我是不懂阵法,但也能猜到,这里出现一个连环阵,也许还有第二个。”本想息事宁人,不料人家咄咄逼人,紫宸开口。

    “哈哈,好狂妄的小子。”马闫顷不屑大笑,盯着紫宸,“你这个小娃娃,也敢在我面前提阵法,我研究阵法之时,恐怕你的爷爷都沒有出生呢。

    “只是猜测,为何不敢说。”紫宸瞪眼,马闫顷脸上,已经是冰寒一片。

    “大师还请息怒,只是一个小辈而已,何必如此认真呢,而且此地是人屠的葬地,警惕一些,也是对的。”一些老辈人物都不开口,唯有御空在说话。

    此刻,刘家御空说道,是刘明永,显然要当和事佬。

    “刘兄,此言差矣,这不是计较不计较的事情,大师浸淫元阵多年,阵法造诣得天独厚,岂是一个小家伙,就有资格辩驳的。”

    “不错,大师说这里沒有连环阵,显然就沒有,这小家伙一直说有,显然是心怀不轨。”

    “他是在侮辱大师的名讳,简直就是居心叵测,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目的。”

    刘明永话落,就有御空开口,显然是要巴结马闫顷,刻意贬低紫宸。

    “你们这么说就过了,只是一个小辈而已,谨慎了一些,怎么说成居心叵测,心怀不轨了,难道他还要谋杀大师吗。”王震威淡笑一声。

    “小辈开口,只是略显谨慎,你们这么说,难不成要杀了他。”武宗的祈清秋也是说道。

    “大师自然是大师,不可能跟一个小辈计较,只是小辈不知天高地厚,太过放肆,必须要严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