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章 城中大乱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永器城,彻底乱了。

    一众御空大大出手,当中不乏一些散修,实力强劲。

    敖百川的遗迹,吸引了很多强者,之前都在隐匿,看着热闹,但是看到一位御空,抢走一枚灵戒,一语不发,转身就走时,他们终于出手。

    灵戒当中,财富惊人,值得一位御空出手。

    这是一场大战,很混乱,众多御空出手,整个永器城都在颤动,烟尘漫天,声声炸响传遍永器城。

    至于始作俑者,紫宸,早已跑的无影无踪。

    “太可怕了。”

    所有人惊叹,王山更是震动,紫宸这动静,也太大了。

    “他为什么每次出现,都要搞出一些动静呢。”

    “一人之力,却搞得永器城大乱,这也太厉害了。”

    其他人也是惊叹,震动不已

    拍卖厅中,几位强者依旧在商议,只闻声音不见人。

    “敖百川的葬地,阵法遍布,威力绝伦,如果沒有准确的路线,根本无法进去,也不可能自动出现。”

    “但现在遗迹自动出现了。”有苍老的声音道。

    “不错,所以我才断定,有人先一步进去了,而且一定是得到了准确的路线,也就是说,得到了遗迹的地图。”刘家强者道。

    “如何断定。”

    “阵法造诣,敖百川当年为南部地域第一人,战力强大,连天武者都能斩杀,阵法造诣更深,而且据记载,当时他的气血很旺盛,生命力很活跃,如果活上三千年,也就是说,他在六千年前寿元耗尽。”

    “对于一个阵法研究到极点的人來说,区区六千人,遗迹之中的大阵,怎么可能出现松动,此刻出现了,自动浮出來,只能说明,有人进去了,而且破去了一些大阵,这才导致遗迹出现。”

    “那到底是谁进去了。”

    “这我也不清楚,但显然,不会是我们这个级别的存在。”

    “轰隆隆。”

    忽然一声震颤响起,整个拍卖厅都在颤动。

    “这就是你要告诉我们的消息。”

    又有人发问,沒有人在意震动声來自何方。

    “当然还有别的,这遗迹外围,阵法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发生变化,遗迹内部也是,毁灭之后,过一段时间,又会自动出现,规律很难把握,我们此次要前往遗迹,必须找寻阵法大师,要不然光是那么多大阵,就要让我们耗费掉很多精力,而且一次就要破掉所有阵法,做好十足准备再进。”

    “轰隆。”

    震动声再次响起,依旧沒有人在意。

    之后,一众强者,商议何时进入遗迹当中,找出一个良辰吉日。

    “我们广发邀请帖,找寻一些阵法大师,也许在这万年当中,南部地域出现了不少阵师。”

    “不错,现在南部地域,也是藏龙卧虎,也许就真有一两位阵法大师出现,我们亲自发出邀请。”

    几位强者开口,显然对于此次的遗迹之行,很是重视。

    “轰隆隆。”

    随着商议的推移,震动声更大,而且更为猛烈,导致这片天地都在震动。

    “外界发生了什么事,为何闹出这么大动静。”终于有人开口,显然很是不满。

    之后,恐怖的灵念,散发而出,瞬间笼罩了整个永器城。

    “咦,这是怎么了,为何都打起來了。”

    刚刚散发出灵念,就看到让人震动的一幕,整个永器城,都变成了一个战场,乌烟瘴气,烟尘漫天,天上地下,到处都是战斗。

    天上御空在战,地下散修在战,整个永器城都乱了。

    “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人也傻眼了,他们只是在商议事情而已,这还沒有完事呢,整个永器城就乱套了。

    所有大势力的,都在战斗,简直是一场混战。

    “住手,都给我住手。”

    忽然,一道苍老的大喝响起,直接传遍永器城,无边威压让人惊恐,不少人一屁股跌倒在地,脸色大变。

    宗主级强者开口,涌动无尽威压。

    所有人骇然,战斗瞬间停止。

    “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都打起來了。”刘家强者很是不满,作为东道主,所有人都在城中打斗,显然是不给他面子。

    一众御空停手,但却不知道该怎么说,五大势力的人,各个瞪着眼睛,一副杀机腾腾的样子,至于云霞城等势力,一个个也是打出了真火。

    王震威更是打伤了两位御空,战力强横。

    “刘明永,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苍老的声音中,带着愤怒,东道主刘家老祖发话,声音震耳,发出嗡嗡声响。

    “族叔,我们正在追杀一个在永器城捣乱的真元境的小家伙。”刘明永冲着虚空说道,很是恭敬。

    “什么,你们这多人,把永器城都给搞乱了,竟然在追杀一个真元境,这成何体统。”刘家强者听闻,鼻子都快气歪了。

    而其他的宗主级,却是一脸的幸灾乐祸。

    刘家强者大怒,“说,这到底怎么回事。”

    “一个小家伙來这里捣乱,打伤了另外几个小家伙,抢走了他们的灵戒,我们出手要杀那个小家伙,但是他们也要杀,知道危险,那个小家伙把灵戒留下了,自己却跑了,于是混战发生了。”

    “什么灵戒,还能引发混战,你们一个个都沒有见过灵戒吗。”刘家强者气的不行,今日众多实力的宗主级都在,发生这样的事,只能让他无地自容。

    “呵呵,这些小家伙,很有意思啊。”

    “不错,为了一枚灵戒,就能引发大乱。”

    “这可不应该啊,你们刘家可是炼器出身,要说强者沒有多少,我们还相信,但要说沒有灵戒,我们可是万万不信的。”

    拍卖行中,一声声戏谑笑声响起,宗主级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

    “你们的人也动手了,你们一个个在此嘲笑,有意思吗。”刘家强者很是不满。

    “呵呵,为了灵戒就动手,的确不对。”

    “不错,我们应该问问,是谁的灵戒。”

    又有宗主级戏谑笑道,声音传遍永器城。

    “那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灵戒,能让你们连脸面都不要了。”刘家强者大怒,显然是一个暴脾气。

    恐怖的威压席卷,刘明永战战兢兢,道:“是武宗,耿家,黎家,苍家,楚家,参加拍卖的那几个小家伙,被一个人给打晕了,抢走了灵戒。”

    “什么,他们被打了,一打五还被打晕了。”

    在这一刻,一连五道声音响起,带着愕然与难以置信,正是之前戏谑淡笑的几位宗主级。

    “他们刚从拍卖行出现,就被人家盯上了最后一个个就被打晕了。”刘明永慢慢解释。

    下方,刚刚苏醒的几位妖孽,听闻此话,羞愤不已,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以五打一,都沒有打过,我们这才出手的。”刘明永把五打一说的很重。

    “哈哈,五打一都沒有打过,果然厉害啊。”爽朗的大笑响起,声音震耳。

    “族叔,我们本來就得手了,就是他们几个,出來捣乱,才让那贼子逃跑了。”就在此时,有一位御空走了出來,属于苍家的人。

    “胡说八道,我们是要斩杀那贼子的,是你们在捣乱。”顿时,就有反驳声响起。

    一时间,争吵开始。

    “叔祖,是这样的,他们的妖孽都不敌人家,御空出手,又久攻不下,甚至于还动用了灵兵,妖孽不行,御空也不行,所以索性我们就出手了,不能让此贼子逃脱,可是谁知,这贼子很是狡猾,在杀了一位御空之后,丢了戒指就跑了。”王震威上前,略显恭敬。

    吃亏的五方势力,脸色铁青,几位宗主级,更是一句话都不说,脸色阴沉。

    打脸,这可是赤~裸裸的打脸啊。

    忽然,有人似乎想起了什么,“什么,你说他杀了一位御空,跑了。”

    “是的,是天杀阁的一位御空,被斩了脑袋。”王震威道。

    之后,人群散开,一个无头尸体出现,周身早已被搜刮干净,连外衣都不见了,内甲更是被扒走。

    在强大的灵念之下,天杀阁的宗主级,险些吐血,这才是打脸,之前自己还嘲笑别人。

    “这到底怎么回事。”

    “是善恶和尚,用了六字真言,之后,那贼子动的手,那小子为了感激他,给了他一枚灵戒,现在已经跑了。”

    所有宗主级大怒,但好在,都能沉得住气。

    “找,一定要找到。”

    “这个贼子不能放过,抓住之后,带回來。”

    “你们速速前往,把善恶和尚也给我带回來。”

    所有宗主级,沉声说道,声音响彻永器城,虽然声音当中沒有情绪,但是从宗主级开口之后,空气中的寒意明显浓郁了很多。

    “是。”

    在这一刻,五大势力的强者,纷纷出动,当然,在这之前,先把灵戒给收了回來。

    十枚灵戒当中,唯有三枚是他们的,剩下七枚都是空的。

    “善恶和尚拿了一个,还有一个,一定在那贼子手中。”

    “找,一定要给我找到。”

    一位位御空,冲出了永器城。

    “你们也去吧,免得又让人跑了。”其他宗主级开口。

    刘明永,王震威,祈清秋点头,带着人迅速离去。

    千里之外,善恶和尚终于摆脱了追杀,他的袈裟破破烂烂,成了烂布条,但是手中,却死死的攥着一个灵戒。

    “哼,算你走运,下次再跟你算账。”和尚冷哼,靠着一颗大树停下,之后,周身金光涌动,向着灵戒冲击而去。

    “成了。”等到灵戒变的金光灿灿后,和尚大喜,满脸笑容。

    但是下一刻,满脸笑容凝固,傻愣当场,好半天之后,才响起他的咆哮,“紫宸,我跟你势不两立。”

    灵戒之中,空空如也,哪有什么财富,和尚脸色狰狞,表情可怕。

    相比于永器城中的大事,朱子聪回去给御空疗伤时,忽然发现蓝灵草不见了,简直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