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一巴掌拍死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高台足有十米,青年周身气息涌动,瞬间冲了上來,身姿潇洒,动作干净利索。

    “嘘。”

    但自认为潇洒的动作,却沒有迎來一阵叫好,反而得到不少嘘声。

    “还以为有什么手段呢,想不到只是一重天而已。”

    “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这厮刚才独占一桌菜,喝了三壶酒,一定是喝多了,区区一重天还敢在这里叫嚣,简直是找死。”

    人群中嘘声越來越大,而看到青年的实力之后,几大天才也是摇头,眼中满是不屑。

    “哈哈,來吧,让我见识一下,你们大家族的绝技。”青年大笑,声音震耳。

    “真是不知死活,就这点实力,还敢领教大势力的绝技。”

    “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实力不强,还这么嚣张,简直就是一个无脑吃货。”

    四周再次传來鄙夷的声音。

    “哼,还用得着大势力,我就能斩你。”人群中,一道身影极速掠起,闪身到了高台上,站在了青年对面,一股肃然杀意涌现。

    “斩我。”青年一愣,问道:“不是切磋吗,点到为止,难道是要生死战。”

    “当然,小爷我时间宝贵,哪有时间陪你点到为止。”來人很是傲然,周身气息涌动,是一位二重天的强者。

    青年扭头,不解的看着大势力的人,问道:“不是单纯的切磋较艺吗,难道也能生死战。”

    “当然可以,我辈修士,本就是逆天而行,从尸山血海中走过的,生死战有何不可。”楚雄忽然开口,从一开始,他就看青年很不顺眼。

    吃沒吃相,坐沒坐相,就连说话也沒有个正常人样,这让他在反感之余,心中也有了杀念。

    听到这话,青年的脸色明显一白,道:“那不打了,生死战你找别人吧,我只是來切磋的。”

    说完,青年就要走下台。

    “怎么,听到生死战就不敢了,你什么胆子,还是你怕我杀了你。”对面的修士不屑道。

    “爷爷说过,不能跟人生死战,因为我下手太重,会把人给打死的。”青年脸色惨白,目光闪烁,言不由衷。

    “哈哈。”

    下方传來一阵哄笑。

    “哈哈哈。”哄笑越來越大。

    “哎,你们听听,多么搞笑的一个理由。”

    “明明害怕生死战,却说出这么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绝对是人才。”

    “这么搞笑的理由,也只有人才才能想出。”

    许多人忍不住捧腹大笑。

    人群中传來哄笑,紧接着一道身影,挡在了青年面前,正是楚雄,只听他冷冷的道:“退缩不战者,死。”

    话音落下,一股恐怖的气息爆发,在这股气息之下,青年连连退后数步,再次到了高台中央,脸色惨变。

    “小子,这就是你口无遮拦的结果,今日谁也保不住你。”看到青年回來,对面的修士,眼中杀机闪烁。

    他此刻出现,自然是为了讨好大势力,如果能够杀了这么一个愣头青,自然能得到大势力的好感,甚至于是大势力的友谊。

    “不战也不行,难道非要我杀了他。”青年盯着楚雄。

    “能杀尽管杀。”楚雄很冷漠,现在的他,恨不得杀了这个墨迹又胆小又嘴硬的家伙。

    “那好吧。”青年脸色惨变,望向了对面的青年,道:“我要杀你了。”

    “小子,我沒有听错吧,你说什么。”修士大笑,戏谑的望着青年。

    “我说,我要杀你了,你准备好了吗。”青年很认真的开口,只是说话底气有些不足。

    四周再次传來哄笑,一个个都是戏谑的看着这一幕。

    “哈哈。”修士大笑,“你可真会搞笑,哈哈,笑话很好听,念在你给我讲笑话的份上,我斩杀你后,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修士大笑,眼中却有了杀机。

    “你是二重天,我是一重天,难道你不打算让我一招。”青年问道。

    “呃。”修士一愣,有些反应不过來,生死战难道还有让一招的说法。

    “让一招。”

    “让一招,让一招。”

    “让他一招。”

    下方响起了一众修士的声音,他们纯属凑热闹,此刻听到青年再次搞笑,纷纷附和,只是脸上的笑意更浓。

    面对下方的呼喊,修士扭头,做了一个自认为潇洒的动作,缓缓开口,一字一句道:“好吧,既然大家这么说,那我就让你一招。”

    修士是二重天,青年是一重天,实力相差太大,修士很自信。

    “哈哈,那你就等死吧。”青年沒有听出话语里的戏谑,只是大笑,似乎让一招,就让他有了底气。

    但这笑声,再次换來人群中一句句鄙夷。

    “废话少说,赶紧动手吧。”楚雄看的有些不耐,催促道。

    “好,看我如何斩你。”青年显得很自信,向着修士一步步走去,步伐很慢,但却很坚定。

    当然,在许多人的眼中,这是胆怯的步伐。

    “他要干什么。”

    “不是让他一招吗,为何还不出手。”

    “他走过去干什么,难道要在面前打,近身战,天哪,这也太奇葩了吧。”

    所有人都在准备看笑话,但青年却沒有攻击,而是走向了修士,步伐虽然很慢,但终有走到之时。

    走到修士面前,青年抬起了手掌,道道光华闪动。

    “來吧小子,一招之后,我一招就能解决你。”修士脸上带着笑意,眼中却是杀意弥漫。

    “嗡。”

    一声颤动,青年周身真元涌动,出现了一个光罩,他答应让对方一招,却沒有说不准防御。

    此刻二重天的防御一开,他自认为对方破不开防御光罩。

    光华一闪,就在众人的注视下,青年手掌落下,打在了修士的脸上。

    “蓬。”

    高台微微一震,一声并不大的轻响传出。

    “哈哈,这样的攻击,还想杀人,还想破开防御,简直是做梦。”

    “区区一重天,也敢自大成这样,打出这样的一击,简直就是吃货。”

    青年一巴掌落下,顿时就引來一阵大笑声。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在笑,超过一半人沒有笑,而且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巴,膛目结舌,像是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

    “怎么会这样。”

    “天哪,我看到了什么。”

    之前还在嘲笑的人,目光再次落到高台上之后,也是大吃一惊,极为震惊。

    只见高台上,修士被青年一巴掌打倒,口中鲜血直冒,像是承受了莫大痛苦,身体在地上不断抽搐,几息之后,便是停止了一切动作。

    修士瞪大了眼睛,眼中还有一抹骇然,生机紧接着消失。

    一巴掌,打死了一位二重天的修士,而这个人,却是一位一重天看起來无脑的吃货。

    如此距离的反差,让一些看热闹的修士,想要吐血。

    “怎么会这样。”

    “到底发生了什么,根本沒有听到光罩破碎,这家伙竟然死了。”

    哪怕是亲眼所见,也是让众多人感觉不可思议。

    “我知道了,一定是这厮自大,在对方攻击还沒有落下时,就自动撤去了光罩,结结实实,毫无防备的挡了这一击。”

    想了许久沒有想明白,一人故作聪明,解释起來。

    “不错,我刚才好像看到光罩提前消失了。”

    紧接着,又是一人开口。

    “妈的,我也感觉到了,就是那小子粗心大意了。”

    紧接着第三人开口。

    之后,又有几人开口,三人成虎,众人纷纷这么说,自然就是事实。

    于是,修士白死了。

    就连几大天才,也沒有看出个所以然來。

    “我都说了,我只是切磋,点到为止,因为生死战,我下手很狠,一不小心就会打死人的。”

    青年收回手掌,冲着地上的修士,无辜的说了一句。

    “不行,我受不了了,我要上去斩了他。”

    “这厮太无耻了,难道真以为是他杀了人家。”

    “我要杀了他,现在就杀他。”

    青年的话,引來一阵的不满,紧接着光华一闪,又是一位修士出现,至于前一位,直接被处理掉了。

    当然在这之前,青年又当着天下人的面,从对方身上摸索了一阵,美曰其名,要自己的战利品。

    “你也要跟我切磋吗。”青年收起战利品,望着前方的修士,疑惑问道。

    “小子,废话少说,生死战,我他妈的看你无耻才上來的,哪有这么多的闲工夫陪你切磋。”这位修士很霸气,也是二重天,但明显比之前的要强了一些。

    “但我为什么要跟你战斗。”青年问道。

    “不战斗就得死。”楚雄再次开口,声音很冷。

    “哈哈,小子听到了,不战斗就是死,当然,跟我战斗,你也必死无疑,但却能晚死一会。”第二位修士大笑。

    青年眉头一皱,显然不悦。

    犹豫片刻之后,青年道:“想要战斗也行,赌五十元石,如果沒有就给我滚,还有你实力比我强,必须让我一招。”

    青年这一次的表现很强硬,而且开口就赌五十元石,如此大的手笔,也是震住了所有人。

    对面的修士,脸色很难看。

    “怎么样,不赌就给我滚。”青年变得很嚣张,很霸气。

    但在众多人看來,这是在掩饰他心中的胆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