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血脉亲情

作者:中下马笃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雷武最新章节!

    房武炼只拿走了炼器之术,战甲给了山奎,至于法灵袍,则是人手一件。

    紫宸也得到了一套战甲,不过眼下并没有立刻炼化。

    此次一行,算是告一段落。

    “本来没这么简单的,就算拥有血脉之力,也需要走过很长一段路,经过很多道考验。”

    显然这些步奏,都被小精灵给省了。

    或者说,它已经彻底对这个世界失望,对房家的人失望,也就省去了那些考验,算是给了房武炼一个机缘。

    离开的通道,就在这魂炼之地。

    只是在这之前,紫宸建议大家先恢复到巅峰状态,把法灵袍炼化完再说。

    毕竟,外界有什么危险,还不一定。

    房武炼没有意见,哪怕他很想回去,告诉族人他的成果。

    此次能够走到这里,血脉恢复,紫宸一行人功不可没,而且他也担心一旦离开此地,就会有麻烦找上紫宸。

    两天之后,人人都恢复到了巅峰,到了该离去的时候了。

    传送通道就在这魂炼之地,也只有这个地方才拥有,如果无法到达此地,那么没有人可以离开。

    身边带着小精灵,紫宸知道离开的传送阵在何处,只是眼下有房武炼带路,他当然不能喧宾夺主。

    找到传送阵,一行人踏入传送阵离开。

    在离开之前,紫宸又看了一眼这个魂炼之地,此地的危机已经解除,最大的机缘已经被他和房武炼先后得到。

    的确到了该离开的时候了。

    踏入传送阵,光芒一闪,紫宸消失不见。

    ******

    ******

    在房家之外的广场上,观战的人离开了一部分,但还有许多人守在外面。

    这些人几乎都是来自大势力,在等待着自家人回来。

    这一等就是数月,在这期间,房家也有人陪着等待,这就叫演戏也要演全套。

    而真正的出口,就在房家内部,外人几乎无人知晓。

    此刻的出口,已有多人守护,以防意外出现。

    这些人各个身穿守护战甲,是房家真正的精英。

    他们如同铁塔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甚至连眼睛都不眨。

    在不远处,一个凉亭之中,坐着一个中年人,他是此地的负责人,也是接引人。

    他在接引房武道与房武灵,同时也防止着几乎不存在的意外。

    作为房家真正的核心,他知道一些秘密,比如外面那些人注定了要竹篮打水一场空,而且此次能够活着回来的,应该不会超过五指之数。

    更不会有意外,因为所有的事情都经过了精密的计算。

    传送阵的光芒亮起,那些战甲守卫的表情这才发生了变化。

    光芒闪烁间,房武炼最先出现。

    对于这位二少,他们自然认识,不管对方的真正地位如何,必要的礼数还是要有的。

    几人齐齐行礼,喊了一声二少。

    在凉亭之下,那个房家之人立刻站起,难以置信的望着前方,这跟预想当中的可不一样。

    房武炼冲着几人点了点头,道:“辛苦了。”

    “二少,怎么是你?”

    那位房家之人开口,显得十分吃惊。

    房武炼笑道:“三叔,为何不能是我?”

    “武道跟武灵呢,怎么不见他们初来?”

    被房武炼称作三叔的中年人,用了质问的语气。

    房武炼的脸上有了一抹悲伤,论演戏他自然是演技在线的,他痛惜又悲伤的说道:“他们两个不幸战死,可惜我实力低微,无法救下他们。”

    “你说什么,他们两个死了?”中年人惊呼起来。

    “虽然很遗憾,但这是事实。”房武炼悲伤的说道:“如果有可能,我宁愿代替他们两个去死。”

    “他们两个是怎么死的?”对方依然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在原来的计划里,不足五个名额中,武道与武灵绝对占据着两个。

    “在抢夺最后的机缘时,被两个突然杀出来的黑袍人偷袭。”

    脑海中回想着一些画面,房武炼的眼中明显有了一抹后怕,“那两个人战力很强,在偷袭了大哥与小妹之后,又杀了十二个守护者,他根本不讲丝毫的江湖道义,也不给大哥与小妹说话的机会,就把二人也给杀了。”

    “那两个黑袍人呢?”

    对方的脸色变了变,眼神也在变幻着,如果他所料不差,那两个也该是活着回来的。

    为何他们四个打起来了?

    “说起此事,就要多谢紫宸和他的朋友们,在关键时刻,他们出现,合力杀死了那两个黑袍人。”

    房武炼有些后怕的说道:“如果不是紫宸及时出现,我也会被那两个不知是什么来历的家伙杀死。”

    此时的中年人,这才注意到,房武炼的身后又多了数人,正是之前他进去的人,眼下竟然回来了这么多。

    一时间,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为什么死的不是你?”

    一道威严的声音,忽然响起,只见一人从天而降。

    看着来人,房武炼痛心的说道:“我也想死的那个是我,但是令父亲大人失望了,人家嫌弃我实力弱小,没有第一时间杀我。这不,等他想要杀我的时候,紫宸就来救我了。”

    后方的紫宸听到这样的对话之后,表情不禁变了变。

    这位充满威严的中年人,竟然是房武炼的父亲。

    而且父子关系,就跟之前他们的兄弟关系一样不和睦。

    看来房武炼能够活到现在,还真是不易。

    是房武炼的父亲,同样也是房家的家主,他冷哼道:“混账东西,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编造的鬼话?”

    房武炼平静的说道:“我知道大哥跟小妹死了,父亲很伤心难过,我也是这样,甚至恨不得代替他们去死。可惜,时间无法倒流,我更加无法用自己的命,去换二人的命。至于我所说,句句是真,山奎可以给我作证,紫宸他们也可以给我作证。”

    房武炼伸手向天,肃然说道:“我房武炼在此发誓,如果有半句假话,就遭天打五雷轰。”

    这毒誓发的,玖儿听得都目瞪口呆,这也太狠了,胡说八道都这么义正言辞,信誓旦旦。

    这些年,房武炼活得很艰辛,故而早就不信老天爷了,这毒誓在他眼中,跟放屁没什么两样。

    他笑盈盈的说道:“这下父亲该相信了吧?”

    房家的家主,皱起了眉头,竟然有些难辨真假。

    房武炼的三叔,冷哼一声道:“你这混账东西,是什么态度?你大哥和小妹都死了,你竟然笑得出来?”

    房武炼无奈的说道:“我哭了,先前就哭了很久,当时眼睛都肿了,人都快晕了,可惜你们没有看到。怎么,难道让我再当着你们的面,情景再现一次?”

    “放肆,这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

    房武炼的三叔漠然说道:“你这废物,有什么资格在我们面前侃侃而谈?为什么房家最有天赋的两个人死了,为什么死的那个不是你?”

    房武炼脸上的笑容一点点的凝固,面色也渐渐变得阴沉了起来,他已经不是当年的房武炼了,他看着三叔,道:“因为我命好,因为我运气好,更因为先祖庇佑,我命不该绝!你又算什么东西,敢在我面前指手画脚?谁给你的权力?”

    房家的家主再度皱眉,眼中有了一抹怒意。

    “小畜生,你这是在找死!”

    房武炼的三叔彻底暴怒,直接向前而来,人魂境的气息全面爆发。

    “倚老卖老的家伙,我看找死得是你才是!”

    房武炼一步踏前,他已经不再准备隐忍下去,强横的气息全面爆发。

    轰的一声巨震,中年人来的快,去的更快,即便身上有法灵袍,依然被震得咳血。

    落地之后,对方一脸的震惊,他竟然被房家公认的废物给打伤了,而且只用了一招。

    吃惊的同时,他又感到无比的羞愤,怒喝道:“都愣着干什么,赶快给我杀了他!”

    守在四周,犹如铁塔一般的战甲守卫,闻声而动。

    在这一刻,他们眼中可没有了二少,只有命令,在决定出手之前,连丝毫的犹豫都没有,表现出了足够的忠诚。

    在这期间,房武炼的父亲,则是冷眼旁观,一语不发。

    紫宸感觉四周忽然变得很冷,倒不是温度有什么变化,而是房家表现出来的血脉亲情令人心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